2016/17 graduation
S.6 Lee Ko Tik
×

2016 JUPAS 成功獲香港大學法學士學位課程取錄

   大 家 好 , 我 是 今 年 在 路 德 會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畢 業 的 學 生 李 高 迪 , 很 高 興 今 天 我 能 在 這 裏 跟 大 家 分 享 我 讀 書 和 在 夜 校 學 習 的 心 得 。

   我 在 今 年 的 中 學 文 憑 試 中 考 獲 六 科 三 十 八 分 的 成 績 , 並 在 聯 招 獲 港 大 法 律 系 取 錄 。 我 能 夠 取 得 這 樣 的 成 績 , 除 了 要 非 常 努 力 讀 書 外 , 還 要 感 謝 夜 校 給 我 在 學 習 上 的 機 會 和 支 持 。

   我 在 一 五 年 的 九 月 入 讀 夜 校 的 中 四 課 程 , 在 上 學 期 考 試 後 , 因 為 學 習 進 度 稍 為 超 前 , 所 以 就 向 學 校 申 請 下 學 期 跳 級 上 中 五 。 我 覺 得 夜 校 最 特 別 之 處 , 就 是 很 多 事 情 在 處 理 上 都 比 較 靈 活 。 相 比 起 在 日 校 就 讀 , 夜 校 上 課 的 時 間 較 短 , 讓 我 可 更 靈 活 和 自 由 分 配 自 己 的 時 間 , 除 了 讀 書 以 外 , 也 能 培 養 其 它 興 趣 。

    不 過 , 由 於 夜 校 少 了 在 日 校 種 種 的 限 制 和 約 束 , 所 以 學 生 在 學 習 上 便 需 更 有 自 律 性 。 在 夜 校 上 學 , 老 師 不 會 強 制 學 生 繳 交 功 課 , 這 相 對 也 能 減 輕 大 家 不 必 要 的 壓 力 。 在 相 對 自 由 的 情 況 下 , 我 學 會 更 懂 得 分 配 時 間 , 亦 更 深 切 的 體 會 到 學 習 是 對 自 己 負 責 任 , 而 不 是 為 別 人 。

   在 學 習 方 面 , 我 在 讀 夜 校 以 前 , 英 文 進 度 一 直 停 滯 不 前 , 但 遇 到 夜 校 的 一 位 英 文 老 師 後 , 由 於 他 很 用 心 的 指 引 我 學 習 英 文 的 方 向 和 方 法 , 亦 無 限 次 替 我 批 改 作 文 , 所 以 我 的 英 語 能 力 在 短 短 三 個 月 內 便 大 大 提 升 。 除 了 在 學 習 上 給 我 鼓 勵 , 這 位 老 師 還 教 我 做 人 的 道 理 , 我 真 的 很 感 激 他 。

   另 外 , 還 有 一 位 教 數 學 延 伸 課 程(M2) 的 老 師 , 他 除 了 很 用 心 的 教 導 我 們 , 還 經 常 在 上 課 時 派 發 飲 品 給 學 生 , 這 使 我 感 到 很 溫 暖 , 也 感 受 到 夜 校 老 師 無 私 奉 獻 的 精 神 。

   在 此 , 我 特 別 最 想 要 感 謝 的 是 我 們 的 張 校 長 , 他 多 次 在 我 遇 上 學 習 上 的 種 種 需 要 時 , 都 義 不 容 辭 的 替 我 解 決 問 題 , 實 在 是 一 位 難 得 的 好 校 長 , 我 真 的 很 感 激 他 。

    最 後 , 我 想 說 , 無 論 大 家 前 來 夜 校 讀 書 的 目 標 是 甚 麼 , 都 希 望 大 家 能 夠 珍 惜 學 習 的 機 會 , 亦 祝 各 位 將 來 一 帆 風 順 , 謝 謝 大 家 。

2015/16 graduation
S.6 Ko Yeung Lui
×

2016 JUPAS 成功獲香港中文大學理學士學位課程取錄

    兩 年 前 香 港 中 學 文 憑 放 榜 時 , 對 著 自 以 為 可 以 更 好 的 成 績 , 我 不 忿 氣 ﹗ 幾 番 掙 扎 下 , 我 決 定 重 考 多 一 次 …

    由 於 自 己 的 不 自 律 , 我 起 初 嘗 試 過 不 少 重 讀 途 徑 , 總 是 徒 勞 無 功 。 我 發 現 補 習 社 辦 的 日 校 讀 書 風 氣 一 般 , 太 自 由 , 沒 半 點 威 逼 , 無 法 令 我 走 近 書 本 。 而 在 原 校 重 讀 的 話 , 既 會 重 遇 我 認 為 難 令 我 有 突 破 的 老 師 , 又 與 師 弟 妹 面 面 相 覷 。 於 是 我 決 定 轉 一 轉 新 環 境 。

    正 當 苦 惱 著 該 怎 樣 的 重 讀 才 不 致 令 我 再 次 考 試 失 敗 時 , 有 人 叫 我 去 夜 校 試 試 。 如 是 者 , 我 就 報 讀 了 路 德 會 夜 校 , 重 讀 一 年 中 六 。

    夜 校 的 老 師 全 都 有 教 學 熱 誠 , 有 部 分 更 是 日 夜 兼 教 , 周 六 還 有 補 習 堂 , 冀 盼 作 育 英 才 的 決 心 與 努 力 可 見 一 斑 。 第 二 年 公 開 試 前 夕 , 夜 校 老 師 比 我 還 要 緊 張 , 不 斷 為 我 們 遞 送 資 料 與 練 習 , 有 求 皆 應 , 不 嗇 賜 教 。 直 到 考 試 期 間 , 我 還 要 麻 煩 老 師 幫 我 批 改 Past Paper 及 練 習 。 考 試 時 , 我 內 心 一 點 怯 場 也 沒 有 , 乃 因 在 老 師 引 領 下 , 我 清 楚 知 道 自 己 的 水 平 , 亦 有 信 心 將 學 習 過 的 全 都 寫 出 來 。

    放 榜 一 刻 , 見 到 成 績 進 步 , 兼 且 獲 理 想 學 系 取 錄 , 真 的 好 開 心 ﹗ 坦 白 說 , 其 實 自 己 第 一 年 應 試 遠 較 勤 力 。 原 本 我 的 成 績 也 不 算 好 , 在 原 校 讀 中 五 時 才 醒 過 來 想 「 鹹 魚 翻 生 」 , 導 致 中 六 時 壓 力 極 大 , 越 級 挑 戰 著 實 是 令 我 煩 惱 , 使 我 怎 學 習 也 變 得 很 急 很 亂 很 煩 , 最 後 發 現 用 錯 了 方 法 , 怎 努 力 也 無 補 於 事 ﹗

    幸 好 , 這 年 有 一 班 恩 師 糾 正 我 心 態 , 令 我 事 半 功 倍 。 雖 則 仗 是 靠 自 己 打 , 但 沒 姜 太 公 的 話 , 周 文 王 又 如 何 得 天 下 呢 ?

    夜 校 老 師 確 真 是 我 的 伯 樂 。 我 很 慶 幸 遇 上 這 裡 的 每 一 位 :)

    Thanks God!!

S.6 Poon Ki Man
×

2016 JUPAS 成功獲香港公開大學護理學榮譽學士(普通科)課程取錄

    Heartfelt wishes: Time flies. An academic year has gone by. The dust has been settled. I still remembered before I went to evening college, I was nervous, hopeless, worried about the future. At first, I was wondering that this path I chose, was it the best for me? Or otherwise? Fortunately, the evening college has been supporting me ever since I enrolled. Tests and exams are given to students moderately. What's more, subsidies are offered to students of whom in financial needs, to avoid students being uneducated and lacking an opportunity of upward social mobility. Although I confronted loads of difficulties along the journey, teachers, staff and classmates are all so supportive to each other and to have got my back. Evening colleges are considered as schools for losers, repeaters, failures. Nonetheless, if you do think so, you are the real loser. An old saying goes like "Failure is the mother of the success", one's got nothing to lose anymore but to work hard and study hard without any hesitations. Just to make one's future brighter and brighter. In the evening college, the sky is dark. But if you're willing to sweat blood in here, this college will shine the sky for you. May the endeavor be with you, always.

S.6 Yung Ching Yee
×

2016 JUPAS 成功獲香港嶺南大學文學士 (榮譽) 學位課程取錄

    2015,我 的 第 一 次 HKDSEE, 出 來 的 結 果 強 差 人 意 —— 19 分 , 一 個 邊 緣 線 上 的 分 數 , 對 於 心 儀 的 大 學 , 我 可 以 說 是 失 之 交 臂 。 我 覺 得 自 己 還 可 以 給 自 己 一 個 機 會 , 「 一 次 的 考 場 失 敗 並 不 代 表 自 己 一 生 的 失 敗 」, 我 是 這 樣 對 自 己 說 的 。 對 於 我 的 這 個 選 擇 , 中 學 老 師 是 反 對 的 , 但 我 的 家 人 以 及 朋 友 卻 支 持 了 我 。 於 是 , 我 和 一 個 朋 友 一 起 報 讀 了 夜 校 , 開 始 了 一 年 的 奮 鬥 。

    以 往 說 起 夜 校 , 印 象 中 浮 現 的 就 一 班 中 老 年 人 學 習 的 途 徑 。 但 , 到 了 親 身 體 驗 後 , 卻 發 現 不 是 那 麼 一 回 事 。 老 師 是 日 校 的 老 師 , 十 分 專 業 ; 同 學 有 不 同 的 類 型 , 在 讀 副 學 士 的 , 家 庭 主 婦 , 在 職 人 士 , 日 校 學 生 以 及 Retakers; 課 程 不 像 日 校 那 麼 緊 張 以 及 繁 重 , 因 應 學 生 的 課 堂 進 度 教 學 , 讓 學 生 能 在 最 短 時 間 之 內 鞏 固 基 本 , 發 展 所 長 , 面 對 文 憑 試 的 挑 戰 。

    雖 然 今 年 二 月 份 的 時 候 , 不 幸 降 臨 在 我 身 上 , 讓 我 和 病 魔 抗 戰 了 將 近 一 個 月 , 讓 我 一 度 對 文 憑 試 的 抗 戰 要 停 下 , 但 老 師 、 職 員 , 同 學 和 家 人 的 鼓 勵 讓 我 又 站 了 起 來 , 用 信 心 和 樂 觀 的 心 繼 續 走 下 去 。 因 為 有 你 們 , 所 以 我 才 能 從 新 認 識 自 己 , 能 夠 再 次 堅 強 起 來 。 感 謝 上 天 , 感 謝 你 們 ! 對 我 而 言 這 間 中 學 教 會 我 的 不 止 是 課 本 上 的 知 識 , 更 重 要 的 是 帶 給 我 友 誼 和 認 識 自 己 的 機 會 。 再 次 感 謝 各 位 , 希 望 各 位 前 程 錦 繡 。

S.6 Lau Ho Him
×

2016 JUPAS 成功獲香港城巿大學建築學副理學士課程取錄

    在 2015年 放 榜 , 成 績 有 了 很 大 落 差 , 比 我 的 預 期 還 要 更 低 , 連 副 學 士 同 高 級 文 憑 報 讀 的 資 格 都 沒 有 , 所 以 唯 有 踏 上 重 讀 之 路 。 在 偶 然 下 , 我 接 下 來 自 這 間 夜 校 的 宣 傳 單 張 , 這 間 夜 校 能 夠 提 供 多 項 服 務 ( 免 費 批 改 作 文 文 章 , 定 期 測 驗 或 考 試 , 獎 學 金 計 劃 ),這 對 我 的 學 習 有 莫 大 的 幫 助 , 所 以 報 讀 夜 校 課 程 。 這 裏 會 詳 細 教 授 每 科 在 DSE 的 技 巧 或 進 行 補 底 , 務 求 令 同 學 都 會 考 獲 理 想 成 績 , 經 過 一 年 努 力 不 懈 的 時 間 , 終 於 在 放 榜 之 日 , 這 樣 的 成 績 令 我 獲 城 市 大 學 取 錄 , 我 很 感 恩 , 若 當 初 沒 有 選 擇 修 讀 這 間 夜 校 , 恐 怕 我 依 然 未 能 成 就 大 學 夢 , 我 堅 信 , 這 間 夜 校 , 是 你 重 讀 首 選 。

2014/15 graduation
S.5-6 Chui Tsz Him
×

2015 JUPAS 成功獲香港城巿大學電腦科學系 (理學士 - 電腦科學) 學位課程取錄

    還 記 得 兩 年 多 前 希 望 繼 續 進 修 升 學 , 可 惜 我 只 帶 著 零 九 年 會 考 六 科 只 有 八 分, 英 文 科 更 只 有 ”Unclassifed”的 最 低 等 級 , 根 本 沒 有 院 校 接 受 這 成 績 。 多 番 考 慮 下 根 本 沒 有 其 他 出 路 , 於 是 就 報 讀 了 就 近 自 己 的 沙 田 夜 校 的 中 五 班 , 給 自 己 一 年 半 時 間 去 爭 取 升 學 機 會 。

    教 師 們 在 夜 校 雖 然 大 多 只 是 兼 職 , 但 他 們 對 教 學 的 熱 誠 是 無 可 比 擬 的 。 雖 然 夜 校 的 課 堂 時 間 少 , 有 他 們 卻 能 夠 在 每 星 期 短 短 一 節 三 小 時 的 課 堂 為 學 生 理 清 重 要 概 念 , 聚 焦 講 解 考 試 重 點 , 使 我 們 掌 握 好 學 科 知 識 。 其 中 數 學 科 梁 老 師 講 解 數 學 題 目 時 , 一 定 會 詳 細 展 示 計 算 步 驟 一 一 講 解 。 他 除 了 恆 常 課 堂 外 , 在 考 試 前 更 額 外 為 我 們 補 課 , 使 我 們 對 考 試 內 容 及 概 念 有 更 深 印 象 。 另 外 , 中 文 科 陳 老 師 的 講 解 亦 非 常 有 趣 , 他 用 生 動 的 字 眼 及 貼 近 現 代 的 例 子 來 解 說 艱 深 的 文 言 文 , 使 學 習 中 文 的 路 途 上 增 添 喜 感 。

  誠 然 , 年 半 的 夜 校 時 間 , 每 科 每 週 只 有 一 節 三 小 時 課 堂 , 與 全 日 中 學 的 課 堂 節 數 相 比 之 下 , 單 靠 課 堂 的 講 解 要 充 份 準 備 好 文 憑 試 其 實 並 不 足 夠 的 。 因 此 , 夜 校 的 學 習 裡 課 後 自 習 非 常 重 要 。 其 實 , 這 並 不 是 要 每 天 花 整 天 時 間 埋 頭 苦 幹 學 習 。 相 反 , 只 要 計 劃 好 每 科 溫 習 時 間 表 及 適 合 自 己 的 溫 書 方 法 , 每 天 額 外 花 三 至 四 小 時 集 中 重 溫 感 到 困 難 的 內 容 及 做 練 習 已 經 非 常 足 夠 。

    對 我 來 說 , 在 這 一 年 半 時 間 , 最 困 難 的 不 是 重 拾 放 下 多 年 的 書 本 , 而 是 要 維 持 一 年 半 持 續 學 習 的 決 心 。 這 顆 決 心 , 除 了 自 己 要 有 堅 定 的 目 標 外 , 夜 校 裡 的 同 學 和 老 師 的 鼓 勵 往 往 是 自 己 想 要 放 棄 時 的 強 心 針 。

   放 榜 那 天 , 成 績 單 證 明 了 這 年 半 時 間 的 努 力 沒 有 白 費 。 兩 年 後 的 今 天 , 終 於 做 到 了 以 前 覺 得 遙 不 可 及 的 事 。 現 在 可 以 在 心 儀 的 大 學 第 一 志 願 的 學 士 課 程 , 絕 對 要 感 謝 夜 校 給 予 的 資 源 及 環 境 , 更 要 感 謝 一 起 互 相 支 持 提 點 的 同 學 及 有 問 必 答 的 老 師 們 。

S.6 Lee Tsz Ho
×

2015 JUPAS 成功獲香港城巿大學機械及生物醫學工程學學位課程取錄

    回 想 一 年 前 放 榜 那 天 , 我 因 成 績 未 如 理 想 及 不 足 以 入 讀 大 學 , 而 感 到 十 分 失 望 。 和 家 人 深 思 熟 慮 後 , 決 定 以 自 修 生 身 份 再 戰 文 憑 試 , 並 且 就 讀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 希 望 透 過 夜 校 的 課 堂 以 提 升 自 己 的 學 習 進 度 。

    當 我 第 一 天 踏 進 夜 校 的 課 室 , 發 現 原 來 有 不 少 同 學 都 是 自 修 生 , 跟 我 以 往 想 像 的 夜 校 截 然 不 同 。 上 課 時 , 同 學 都 很 專 注 地 聆 聽 老 師 所 教 授 的 內 容 , 並 用 筆 記 記 錄 老 師 在 課 堂 上 所 提 及 的 重 點 。 在 夜 校 的 課 堂 中 , 我 亦 認 識 了 幾 位 戰 友 , 經 常 相 約 他 們 到 自 修 室 一 同 溫 習 , 互 相 督 促 和 鼓 勵 使 我 有 更 大 動 力 繼 續 溫 習 。

    夜 校 的 老 師 充 滿 教 學 熱 誠 , 而 生 物 科 老 師 的 悉 心 教 導 亦 使 我 生 物 科 成 績 有 所 進 步 。 他 所 設 計 的 筆 記 深 入 淺 出 , 直 接 點 出 DSE 生 物 科 的 考 核 內 容 , 使 我 溫 習 時 更 加 得 心 應 手 。 此 外 , 他 每 星 期 都 會 提 供 測 驗 給 我 們 在 課 後 完 成 。 當 他 批 改 完 成 後 , 除 了 會 在 課 堂 上 講 解 測 驗 中 每 條 題 目 的 考 核 重 點 , 亦 會 發 放 「 考 評 報 告 」 點 出 學 生 的 一 些 常 犯 錯 誤 , 使 學 生 所 寫 的 答 案 更 能 夠 符 合 DSE 生 物 科 的 要 求 。 在 考 試 前 夕 , 他 亦 會 替 我 們 批 改 歷 屆 試 題 , 使 我 們 能 夠 溫 故 知 新 , 為 生 物 科 作 最 後 衝 剌 。 最 後 , 我 的 生 物 科 成 績 由 一 年 前 的 第 2 級 , 提 升 至 第 5 級 。 當 我 看 見 此 成 績 時 , 也 感 到 十 分 意 外 , 亦 感 謝 他 這 半 年 來 的 教 導 。

    夜 校 是 一 個 讓 我 重 新 學 習 的 地 方 , 儘 管 課 時 不 長 , 但 老 師 都 會 用 心 教 導 。 而 我 認 為 夜 校 絕 對 是 自 修 生 在 重 讀 期 間 的 一 個 選 擇 , 使 我 能 夠 維 持 自 己 的 學 習 狀 態 。
S.6 Yip Wang Kin
×

2015 JUPAS 成功獲香港浸會大學地理/歷史/社會學及通識教學 雙學位課程取錄

    回 想 上 年 放 榜 的 日 子 , 接 過 考 試 成 績 通 知 書 之 後 , 頭 腦 一 片 空 白 , 為 升 學 深 感 徬 徨 。 即 使 成 績 能 入 讀 副 學 士 課 程 , 但 是 心 裡 最 希 望 的 仍 是 入 讀 大 學 , 而 副 學 士 的 競 爭 亦 相 當 大 。 於 是 , 經 過 與 朋 友 和 家 人 商 量 之 後 , 我 決 定 重 讀 。

    在 重 讀 的 過 程 中 , 上 屆 的 師 兄 推 薦 我 就 讀 路 德 會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給 予 我 有 更 多 操 練 和 考 試 的 機 會 , 保 持 考 試 狀 態 , 亦 能 在 日 間 有 大 量 個 人 溫 習 的 空 間 。 就 讀 過 程 , 儘 管 要 抽 出 數 小 時 去 上 課 , 加 上 日 間 不 停 的 溫 習 , 真 是 一 段 極 為 疲 勞 的 歷 練 。 然 而 ,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的 老 師 們 用 心 教 學 , 讓 我 能 堅 持 不 放 棄 。 其 中 , 我 要 特 別 感 謝 教 導 我 中 文 科 的 陳 老 師 和 英 文 科 的 楊 老 師 。

    陳 老 師 在 課 堂 上 不 但 給 予 我 們 有 許 多 練 習 , 而 且 教 導 我 們 如 何 應 付 題 目 的 要 求 。 如 此 , 我 們 能 夠 針 對 題 目 去 發 揮 , 取 得 更 高 的 分 數 。 而 且 , 我 常 常 交 作 文 予 他 批 改 , 陳 老 師 會 指 出 當 中 的 缺 漏 和 不 足 , 使 我 能 夠 一 次 比 一 次 更 加 進 步 。

    楊 老 師 幽 默 諧 趣 , 讓 課 堂 充 滿 生 氣 。 楊 老 師 很 注 重 文 法 的 準 確 性 和 運 用 , 鞏 固 了 我 的 英 文 的 根 基 。 此 外 , 他 又 會 很 耐 心 解 答 學 生 的 問 題 , 確 保 我 們 能 正 確 理 解 。 再 者 , 我 又 會 常 常 交 作 文 給 他 批 改 , 使 我 能 從 錯 誤 中 學 習 , 獲 益 良 多 。

    除 了 好 的 老 師 之 外 ,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又 會 提 供 許 多 資 源 給 學 生 , 例 如 口 試 練 習 、 補 課 等 等 。 這 些 都 對 我 很 有 用 。 通 過 一 年 艱 辛 既 重 讀 過 程 , 最 後 能 夠 成 功 入 讀 大 學 實 在 得 來 不 易 。 最 後 , 祝 愿 將 來 更 多 人 能 透 過 在 呂 祥 光 夜 校 重 讀 的 方 式 , 可 以 升 讀 大 學 , 在 大 學 裡 好 好 裝 備 自 己 。

S.6 Chan Wai Chung
×

2015 JUPAS 成功獲香港理工大學管理學(榮譽)工商管理學士 學位課程取錄

    回 想 去 年 放 榜 , 取 得 成 績 表 後 , 已 知 入 大 學 無 望 , 對 升 學 感 到 憂 慮 , 然 而 我 的 目 標 是 入 大 學 , 十 分 失 望 。 當 時 心 中 有 兩 個 想 法 , 一 是 繼 續 升 學 : 升 讀 副 學 士 博 取 上 大 學 的 機 會 ; 二 是 重 讀 : 再 戰 文 憑 試 。 最 後 選 擇 了 重 讀 , 在 師 兄 推 薦 下 選 擇 了 在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重 讀 。

    重 讀 過 程 是 難 涯 的 , 早 上 到 自 修 室 溫 習 , 直 到 晚 上 到 夜 校 上 課 , 每 天 如 是 。 當 時 靠 著 的 是 堅 持 的 心 態 , 不 時 反 思 著 當 初 選 擇 重 讀 的 原 因 , 深 知 若 是 放 棄 的 話 , 以 往 所 努 力 過 的 只 會 白 費 , 而 夜 校 亦 不 斷 鼓 勵 我 們 ( 重 讀 生 ) 要 努 力 上 課 , 不 要 浪 費 老 師 一 番 心 機 , 這 亦 是 我 能 夠 堅 持 到 最 後 一 刻 的 原 因 。 課 堂 中 老 師 授 課 十 分 認 真 , 對 教 學 充 滿 熱 誠 , 除 了 針 對 文 憑 試 內 容 教 學 , 提 供 資 源 配 套 , 如 額 外 口 試 練 習 、 網 上 篇 章 閱 讀 、 免 費 補 課 等 , 在 課 堂 上 不 時 亦 會 細 說 人 生 道 理 , 令 我 獲 益 良 多 。

    當 中 我 最 想 感 謝 的 是 英 文 科 老 師 , 他 擁 有 獨 特 的 教 學 方 法 , 能 照 顧 不 同 程 度 學 生 的 需 要 , 教 學 內 容 由 淺 入 深 , 十 分 易 明 , 只 要 跟 隨 他 的 指 示 , 英 文 定 能 進 步 。 此 外 , 令 我 倍 感 意 外 的 是 , 除 了 在 課 堂 能 夠 交 作 文 予 他 批 改 , 在 課 堂 上 外 能 透 過 電 郵 的 方 式 遞 交 額 外 的 作 文 , 他 總 能 很 快 地 給 予 改 善 建 議 , 使 我 不 斷 進 步 ( 尤 其 在 文 法 上 ) 。

    重 讀 成 功 要 訣 在 於 自 律 、 堅 持 , 以 及 主 動 學 習 , 由 於 夜 校 跟 日 校 有 別 , 夜 校 不 像 日 校 般 要 求 學 生 早 上 起 床 上 課 , 自 由 度 十 分 大 , 固 此 需 要 有 更 大 的 定 力 及 耐 性 , 堅 持 及 主 動 學 習 。

    最 後 , 亦 慶 幸 自 己 選 擇 了 在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重 讀 , 感 謝 各 位 夜 校 老 師 。

2013/14 graduation
S.6 Lui Pak Hei
×

2014 JUPAS 成功獲香港城巿大學工程學院學位課程取錄

    在 夜 校 讀 書 的 一 年 轉 眼 間 便 匆 匆 過 去 , 上 年 的 失 敗 可 能 是 一 種 不 幸 , 但 遇 到 夜 校 絕 對 是 我 不 幸 中 的 大 幸 。 沒 有 夜 校 , 我 很 可 能 在 這 年 的 放 榜 日 再 度 邂 逅 公 開 試 的 失 敗 。  
 
      條 條 大 路 通 羅 馬 , 重 回 大 學 的 路 本 來 就 很 多 。 但 對 於 英 文 沒 有 lv4 的 人 , 副 學 位 的 路 是 很 難 走 的 。 因 為 副 學 位 絕 大 部 份 科 目 的 授 教 語 言 為 英 語 , 英 文 底 子 不 好 將 大 大 拖 累 表 現 。 本 來 想 在 茫 茫 人 海 中 突 圍 而 出 已 不 容 易 , 更 糟 糕 的 是 想 經 non-jupas 方 式 考 取 大 學 學 位 除 了 GPA 要 夠 高 外 , 大 學 面 試 的 表 現 更 是 無 比 重 要 。 大 學 面 試 就 是 沒 有 嚴 格 準 則 , 沒 有 準 備 時 間 的 英 文 口 試 。 因 此 , 我 沒 有 選 擇 副 學 士 這 條 極 不 穩 定 的 路 。

      不 考 慮 副 學 位 , 比 較 常 見 的 選 擇 還 有 日 校 重 讀 和 當 自 修 生 , 這 對 於 當 時 的 我 來 說 是 一 個 很 困 難 的 選 擇 。 選 擇 自 修 的 話 , 我 將 不 能 得 到 老 師 的 支 援 。 老 師 的 支 援 對 於 學 生 來 說 是 十 分 重 要 的 。 心 理 狀 況 方 面 , 沒 有 學 習 同 伴 和 老 師 輔 導 的 學 習 是 痛 苦 , 因 為 我 在 2013 年 的 5、6 月 正 正 在 圖 書 館 自 修 室 經 歷 著 這 種 生 活 。 我 早 已 預 知 到 當 年 放 榜 日 的 失 敗 , 一 早 開 始 準 備 著 面 對 再 下 一 次 的 考 驗 。 每 天 在 三 塊 隔 板 的 包 圍 下 埋 首 於 書 本 之 中 , 遠 方 的 窗 外 , 藍 天 白 雲 總 是 在 不 知 不 覺 間 變 成 一 片 死 灰 。 厚 厚 的 文 章 堆 滿 文 件 夾 , 我 卻 不 好 意 思 全 部 拿 回 舊 校 找 本 已 百 務 纏 身 的 老 師 們 批 改 。 這 不 是 網 絡 遊 戲 , 沒 有 一 條 經 驗 值 條 讓 你 知 道 自 己 進 步 了 多 少 。 沒 有 老 師 的 評 價 , 自 修 的 路 就 像 在 一 片 黑 夜 中 的 迷 霧 森 林 中 迷 失 了 方 向 , 你 不 知 道 自 己 下 一 步 應 該 怎 樣 走 , 迷 失 感 除 了 影 響 自 己 情 緒 , 更 影 響 了 自 己 拼 搏 的 決 心 。 自 修 的 路 肯 定 不 是 好 走 的 。

    日 校 方 面 , 我 當 時 是 得 到 老 師 給 予 我 原 校 重 讀 的 機 會 , 但 我 最 終 也 沒 有 接 受 他 們 的 好 意 。 日 校 重 讀 的 最 大 的 弊 處 在 於 時 間 的 編 排 缺 乏 自 由 度 。 日 校 每 名 老 師 一 人 對 數 十 名 同 學 , 人 人 也 會 有 各 種 不 同 的 學 習 需 要 。 在 老 師 難 以 一 人 在 堂 上 難 以 滿 足 各 個 同 學 各 自 擁 有 的 不 同 的 學 習 需  要 時 , 課 堂 的 學 習 成 效 便 很 可 能 比 不 上 自 習 。 我 中 四 那 年 的 物 理 基 礎 打 不 好 , 而 大 量 的 家 課 導 致 我 根 本 沒 有 空 餘 時 間 靠 自 習 重 新 打 好 根 底 。 物 理 的 理 論 很 多 是 在 各 課 貫 通 的 , 我 根 底 之 差 導 致 我 完 全 聽 不 明 白 物 理 老 師 在 課 堂 上 所 教 授 的 一 切 。 老 師 的 教 授 就 像 吃 飯 , 固 然 重 要 。 自 習 的 過 程 卻 像 消 化 , 極 度 費 時 卻 更 為 不 可 或 缺 。 日 校 上 課 時 間 長 , 回 家 課 業 多 , 要 讓 我 抽 出 足 夠 的 空 餘 時 間 溫 習 實 在 困 難 , 也 令 我 天 天 睡 眠 時 間 不 足 , 精 神 嚴 重 受 影 響 。 作 為 一 個 曾 經 的 公 開 試 失 敗 者 , 我 自 知 自 己 對 很 多 課 文 的 熟 悉 度 根 本 不 足 , 我 需 要 更 多 的 時 間 讓 我 在 自 修 室 自 己 吸 收 每 一 課 的 細 節 之 處 和 操 練 更 多 的 試 題 。 因 此 , 我 沒 有 選 擇 回 到 舊 校 重 讀 。

      所 幸 我 在 放 榜 前 幾 天 在 網 絡 上 得 知 到 夜 中 學 的 存 在 。 夜 中 學 是 在 日 校 及 自 修 之 間 取 其 平 衡 的 選 項 。 在 夜 中 學 習 , 上 課 只 佔 用 我 晚 上 的 時 間 , 我 每 天 能 輕 鬆 的 抽 出 六 小 時 坐 在 自 修 室 溫 習 , 我 擁 有 極 足 夠 的 時 間 讓 我 消 化 不 熟 悉 的 課 文 , 再 操 練 大 量 的 歷 代 試 題 讓 我 在 熟 悉 的 課 題 上 精 益 求 精 。 在 夜 中 學 習 , 我 能 得 到 各 科 老 師 的 支 援 , 我 得 到 他 們 幫 助 我 批 改 文 章 、 試 卷 , 給 我 詳 盡 的 評 語 , 讓 我 可 以 針 對 自 己 弱 點 及 錯 處 改 善 , 事 半 功 倍 。 我 也 以 給 夜 校 老 師 交 作 文 , 測 驗 卷 作 為 明 確 的 目 標 使 自 己 更 易 能 夠 不 鬆 懈 , 努 力 溫 習 , 完 成 目 標 。
 
      夜 校 的 老 師 很 有 心 。 我 曾 經 一 次 給 中 英 文 老 師 各 交 出 4、5 篇 文 章 。 他 們 亳 無 怨 言 , 不 消 一 會 兒 便 給 我 批 改 好 了 。 中 文 老 師 每 星 期 均 會 上 傳 錄 音 帶 上 臉 書 供 我 們 下 載 做 聆 聽 練 習 。 生 物 、 數 學 老 師 均 不 辭 勞 苦 , 犧 牲 自 己 的 空 餘 時 間 給 我 們 補 課 。 生 物 老 師 更 為 學 生 自 製 筆 記 , 我 認 為 這 筆 記 的 內 容 比 教 科 書 更 準 確 命 中 考 試 重 點 , 幫 助 我 糾 正 更 多 錯 誤 的 慨 念 。 他 每 星 期 給 予 我 們 的 測 驗 卷 所 選 的 試 題 更 是 充 滿 心 思 , 每 星 期 他 收 集 我 們 寫 滿 字 的 答 題 紙 拿 回 去 批 改 。 每 週 , 我 都 期 待 著 他 發 佈 的 「 考 評 報 告 」 道 出 學 生 常 犯 的 錯 誤 , 長 篇 大 論 之 餘 卻 用 字 風 趣 幽 默 , 一 點 也 不 令 人 感 到 沈 悶 。 在 老 師 的 關 照 下 , 我 這 年 學 習 的 壓 力 減 少 了 三 分 。  

      再 戰 DSE 的 成 功 要 訣 在 於 自 律 和 恆 心 。 無 論 是 自 修 、 日 校 還 是 夜 校 , 自 律 均 是 必 要 的 。 儘 管 日 校 強 迫 你 起 床 上 課 , 你 不 自 律 聽 講 決 定 在 課 堂 睡 覺 , 老 師 也 阻 止 不 了 你 吧 ﹗ 自 己 主 動 學 習 至 為 重 要 。 心 態 以 外 , 我 認 為 夜 校 已 能 夠 滿 足 我 其 他 的 需 要 。 我 得 感 謝 路 德 會 夜 中 和 老 師 們 在 我 重 讀 的 這 年 幫 助 我 這 麼 多 。
S.6 Leung Kam Sum
×

    我 原 先 是 一 個 中 七 學 生 , 對 現 在 的 學 生 或 家 長 來 說 , 中 七 這 回 事 可 能 會 感 到 陌 生 。 這 是 個 還 有 會 考 及 高 考 兩 個 公 開 試 的 舊 學 制 年 代 。 雖 然 能 原 校 升 讀 中 六 七 , 但 無 奈 地 高 考 成 績 不 似 預 期 , 未 能 升 讀 大 學 學 位 。 
    

    然 而 , 升 學 的 道 路 並 不 簡 單 。 單 是 選 擇 升 學 的 途 徑 便 是 一 大 難 題 。 其 一 , 有 人 會 選 擇 重 讀 , 但 我 是 末 代 會 考 及 高 考 生 , 沒 有 重 讀 這 條 路 選 擇 。 近 似 重 讀 的 , 就 是 讀 新 學 制 的 中 六 。 其 二 , 是 透 過 升 讀 副 學 士 或 高 級 文 憑 來 涵 接 大 學 學 士 學 位 。 最 後 我 選 擇 讀 中 六 。


    我 考 了 兩 次 DSE 。 對 我 來 說 , 新 學 制 的 最 大 挑 戰 就 是 學 科 的 課 程 不 同 , 以 及 多 了 必 修 科 。 通 識 科 是 我 從 來 未 接 觸 過 的 , 而 且 我 中 六 七 是 讀 文 科 , 已 有 兩 年 沒 有 接 觸 數 學 , 要 短 短 時 間 考 取 好 成 績 不 是 易 事 。 第 一 次 是 自 修 中 六 的 , 加 上 報 讀 一 些 補 習 課 程 , 最 後 成 績 不 是 很 好 , 只 能 入 讀 一 些 自 資 學 位 。

    最 後 我 決 定 再 多 考 一 次 。

    今 次 經 過 家 人 的 建 議 , 我 報 讀 了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 因 始 終 有 老 師 教 導 , 遇 上 不 認 識 的 課 題 , 都 可 以 向 老 師 請 教 , 對 比 起 自 修 , 更 為 有 利 學 習 。

    讀 過 夜 校 後 , 才 知 道 原 來 自 己 在 數 學 科 、 經 濟 科 、 通 識 科 , 都 存 在 許 多 不 熟 識 的 課 題 。 老 師 的 悉 心 教 導 , 加 上 自 己 勤 加 練 習 , 報 考 的 科 目 都 有 所 進 步 , 最 後 更 能 透過 JUPAS 升 讀 學 士 學 位 。
S.6 Lau Chi Leuk
×

2015 JUPAS 成功獲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及康樂管理榮譽文學士 學位課程取錄

    「梁 Sir 我 成 功 入 大 學 喇 ﹗」 大 學 聯 招 放 榜 日 我 懷 著 興 奮 的 心 情 告 知 夜 校 梁 老 師 這 個 喜 訊 。 現 在 回 想 起 成 功 得 到 大 學 的 取 錄 可 謂 得 來 不 易 。

    二 零 一 三 年 的 八 月 份 , 這 是 我 畢 生 難 忘 的 時 刻 , 腦 海 對 當 時 的 回 憶 只 浮 現 著 失 望 二 字 , 因 為 我 再 次 感 受 到 大 學 聯 招 落 榜 的 失 落 之情。這年是我 第 二 次 應 考 文 憑 試 , 傷 心 之 痛 難 以 形 容 。 幸 好 一 次 又 一 次 的 失 敗 沒 有 熄 滅 我 對 入 大 學 的 決 心 , 我 不 甘 心 自 己 未 能 成 為 大 學 生 。 還 記 得 在 未 入 大 學 之 時 , 我 每 天 都 在 問 自 己 若 不 能 考 進 大 學 我 能 做 什 麼 。 大 概 是 因 為 我 想 到 不 知 道 自 己 能 做 什 麼 , 因 此 我 很 快 便 重 拾 心 情 , 繼 續 向 大 學 夢 出 發 。 有 天 , 我 無 意 間 進 入 了 夜 校 的 網 頁 , 發 現 到 夜 校 的 學 費 原 本 十 分 平 宜 , 每 月 學 費 只 需 一 千 四 百 元 (8 成 出 席 率 更 可 有 3 成 學 費 退 回), 一 星 期 有 五 天 每 天 約 三 小 時 的 課 堂 , 比 起 大 型 補 習 社 (一 星 期 只 有 四 堂 每 堂 僅 一 個 半 小 時 便 需 五 百 元) 算 得 多 了 。 當 時 的 我 便 抱 著 試 一 試 的 心 態 去 報 名 了 。

  上 畢 一 個 月 後 , 我 發 現 夜 校 的 課 堂 內 容 全 是 針 對 公 開 考 試 而 設 計 。 在 每 天 短 短 三 小 時 的 上 課 時 間 , 教 授 的 全 都 是 應 付 公 開 考 試 的 實 用 精 華 , 有 別 於 日 校 , 因 此 對 於 希 望 考 好 公 開 考 試 的 我 , 可 謂 幫 助 良 多 。

    夜 校 的 另 一 特 點 是 星 期 六 亦 有 開 辦 課 堂 補 習 班 , 教 授 的 是 一 些 日 常 課 堂 以 外 的 進 階 知 識 , 為 學 生 應 付 公 開 試 帶 來 了 額 外 準 備 , 幫 助 良 多 之 餘 亦 「 物 超 所 值 」 。 因 此 就 讀 夜 校 後 , 我 已 沒 有 報 讀 夜 校 以 外 的 補 習 班 , 因 為 夜 校 教 授 的 內 容 已 經 能 為 我 的 公 開 試 作 好 充 分 的 準 備 。

   入 讀 大 學 體 育 學 系 是 我 一 直 以 來 的 目 標 , 成 為 體 育 老 師 更 是 我 的 抱 負 。 現 在 能 達 到 這 目 標 , 邁 向 我 的 抱 負 , 我 最 要 感 謝 的 是 夜 校 一 眾 教 學 用 心 良 苦 的 老 師 。 他 們 教 學 用 心 , 筆 記 的 設 計 簡 而 精 , 上 課 後 亦 會 耐 心 地 解 答 我 的 疑 難 。 從 中 我 感 受 到 他 們 的 教 學 熱 誠 , 這 種 態 度 十 分 值 得 我 去 尊 敬 。 部 份 老 師 會 提 供 聯 絡 方 法 , 方 便 於 溫 習 時 , 遇 上 不 認 識 的 問 題 即 時 詢 問 。 使 我 們 一 眾 同 學 更 有 信 心 面 對 文 憑 試 。

   猶 記 得 任 教 中 文 科 的 陳 老 師 , 他 講 課 實 用 之 餘 亦 生 動 有 趣 。 他 設 計 的 筆 記 對 應 付 公 開 試 十 分 實 用 , 為 學 生 詳 細 分 析 每 年 各 卷 的 題 型 , 並 教 授 學 生 如 何 應 答 。 經 過 陳 老 師 四 個 月 的 訓 練 後 , 原 本 中 文 根 基 一 般 的 我 對 中 文 卷 亦 能 駕 輕 就 熟 , 信 心 亦 大 大 提 高 。 陳 老 師 比 大 型 補 習 社 名 師 的 教 授 可 謂 更 優 。 而 且 陳 老 師 授 課 亦 十 分 生 動 有 趣 。 最 深 刻 的 是 他 在 教 授 明 喻 暗 喻 時 以 「陳 老 師 好 像 一 個 豬」 作 為 例 子 , 弄 得 同 學 們 哄 堂 大 笑 。

   任 教 英 文 科 的 Steve 亦 是 令 我 深 刻 銘 心 。 縱 然 我 在 2015 年 公 開 試 中 沒 有 應 考 英 文 科 , 但 我 仍 會 上 Steve 的 課 堂 , 因 為 每 次 上 完 課 後 我 的 英 文 必 然 進 步 良 多 。 Steve 的 教 授 由 淺 入 深 , 講 解 極 為 清 晰 。 我 可 以 很 信 心 地 說 即 使 不 懂 英 文 的 人 來 上 Steve 的 課 堂 四 個 月 , 必 能 有 著 高 中 的 水 平 。

   而 數 學 科 的 King Sir 對 我 的 幫 助 極 大 。 特 別 是 幫 助 我 解 決 一 些 數 學 上 深 奧 的 問 題 , 如 乙 部 的 等 差 等 比 數 列 問 題 。 每 當 我 遇 到 不 明 白 的 問 題 時 , 我 亦 會 發 短 訊 請 教 他 , 而 他 亦 會 耐 心 教 導 我 。 而 補 習 班 的 梁 Sir 對 學 生 十 分 良 好 。 最 深 刻 的 是 梁 Sir 會 在 上 課 前 派 發 飲 料 給 同 學 , 以 作 鼓 勵 之 用 。 平 時 亦 會 主 動 前 來 關 心 學 生 , 我 最 難 忘 的 是 梁 Sir 上 課 時 對 我 說 :「 智 略 , 你 一 定 得 ﹗」 梁 Sir 的 支 持 可 謂 對 我 注 入 了 強 心 針 , 為 我 對 入 大 學 的 夢 更 為 堅 持 ﹗

   中 國 歷 史 科 是 我 每 星 期 最 期 待 的 課 堂 。 任 教 的 衛 老 師 令 我 對 中 史 科 產 生 了 濃 厚 的 興 趣 。 猶 記 得 他 最 喜 歡 以 互 動 一 問 一 答 的 形 式 上 課 , 這 樣 能 引 發 我 思 考 之 餘 亦 加 深 了 我 的 記 憶 , 從 此 我 不 再 害 怕 背 誦 繁 多 的 中 史 內 容 了 。 他 教 授 的 答 題 技 巧 亦 十 分 實 用 , 讓 我 能 懂 得 如 何 寫 出 有 質 素 的 中 史 文 章 。 最 終 中 史 能 獲 取 一 個 令 我 意 想 不 到 的 成 績 5** , 我 最 想 感 謝 的 是 夜 校 衛 Sir 。

   夜 校 可 謂 我 的 人 生 中 轉 站 , 輔 助 我 能 成 功 達 到 目 標 。 現 在 我 會 把 入 大 學 的 功 勞 歸 於 夜 校 老 師 , 感 謝 他 們 悉 心 的 教 導 。

   只 要 你 同 樣 以 入 大 學 為 目 標 , 就 不 要 輕 言 放 棄 , 我 相 信 報 讀 路 德 會 夜 中 學 一 定 能 為 你 的 目 標 帶 來 幫 助 ﹗加 油 ﹗

   Stick to your dream, and you will succeed. 你 一 定 得 ﹗

S.6 Tam Siu Tung
×

2014 JUPAS 成功獲香港教育學院小學教育榮譽學士學位課程取錄

    回 想 第 一 年 考 HKDSE , 成 績 未 達 要 求 , 為 求 「 有 書 讀 」, 因 此 入 讀 某 大 學 副 學 士 , 並 打 算 同 時 重 考 。 由 於 發 覺 對 副 學 士 選 讀 科 目 興 趣 不 大 , 成 績 亦 未 如 理 想 。 前 路 茫 茫 , 最 後 決 定 退 學 , 並 入 讀 夜 校 。

    這 年 入 讀 目 標 是 希 望 將 語 文 科 的 成 績 提 升 。 隨 著 倒 數 開 考 日 子 , 壓 力 倍 增 , 甚 至 失 去 溫 習 的 方 向 。 感 謝 夜 校 一 班 用 心 教 導 的 老 師 , 成 績 有 所 提 升 。 這 年 特 別 感 謝 生 物 科 老 師 。 不 但 用 心 教 學 , 更 重 要 的 是 願 意 付 出 時 間 關 心 學 生 。

S.6 Liu Ting
×

踏 出 社 會 工 作 後 , 我 腦 海 經 常 浮 現 出 「 書 到 用 時 方 恨 少 」 這 句 說 話 。

    眼 見 現 時 工 作 的 最 低 的 學 歷 要 求 是 中 六 , 無 奈 自 己 卻 是 末 代 會 考 生 , 工 作 機 會 也 愈 見 渺 茫 , 這 一 刻 我 理 解 到 科 技 的 日 新 月 異 , 連 學 歷 也 要 不 斷 更 新 , 否 則 會 被 淘 汰 , 而 從 生 物 學 角 度 看 , 不 是 最 強 者 勝 , 而 是 最 適 應 環 境 者 勝 , 我 在 偶 然 的 渠 道 下 知 道 自 己 能 夠 有 機 會 在 新 環 境 中 參 與 這 場 遊 戲 , 二 話 不 說 便 報 名 了 。 雖 結 果 是 , 但 我 認 為 連 第 一 步 也 不 踏 出 的 就 是 連 輸 的 資 格 也 沒 有 。

   時 間 飛 逝 ,日 月 如 梭 , 短 短 半 年 的 中 六 的 生 涯 在 每 晚 只 有 三 小 時 的 上 堂 時 間 中 , 過 得 比 日 校 短 暫 卻 更 精 彩 。 這 更 令 我 珍 惜 上 課 時 間 , 同 時 也 上 了 一 堂 無 價 的 人 生 課 。 夜 校 的 上 課 時 間 雖 短 , 但 老 師 們 絕 不 馬 虎 , 他 們 與 日 校 老 師 的 教 學 質 素 同 樣 出 色 , 老 師 們 經 過 一 天 在 日 校 忙 碌 的 辛 苦 工 作 後 仍 繼 續 為 教 育 工 作 付 出 , 他 們 對 教 學 的 熱 誠 , 深 深 地 打 動 了 我 , 我 一 定 要 把 這 個 任 務 完 成 得 漂 漂 亮 亮 。

    在 每 晚 不 同 的 學 科 中 , 老 師 們 都 會 準 備 詳 盡 的 筆 記 給 同 學 們 再 進 行 講 解 ; 不 同 老 師 都 有 不 同 的 教 學 風 格 ︰ 英 文 科 老 師 教 學 模 式 很 創 新 , 他 教 授 不 但 是 英 文 的 文 法 , 還 有 人 生 道 理 和 記 生 字 的 奇 妙 方 法 , 他 由 第 一 堂 開 始 , 便 訓 練 同 學 們 在 短 時 間 內 快 速 記 憶 , 同 時 , 他 製 作 了 很 多 學 生 常 犯 錯 誤 的 工 作 紙 、 文 法 的 簡 報 及 書 籍 , 使 我 們 從 錯 誤 中 學 習 , 跨 過 容 易 被 扣 分 的 陷 阱 , 亦 為 學 生 提 供 補 習 班 , 令 我 把 握 每 分 每 秒 學 習 更 多 的 知 識 。

    在 生 物 科 中 , 課 室 裡 是 座 無 虛 席 , 因 為 老 師 教 學 方 法 生 動 有 趣 , 令 我 印 象 特 別 深 刻 , 生 物 科 的 課 堂 時 間 相 當 緊 絀 , 它 所 涉 及 的 內 容 很 多 而 甚 廣 , 需 要 老 師 進 行 詳 細 講 解 , 以 免 我 們 存 有 謬 誤 , 此 外 , 在 每 次 課 堂 , 他 都 會 給 我 們 精 心 挑 選 題 目 作 為 測 驗 , 批 改 後 在 堂 上 進 行 分 析 , 他 的 記 憶 力 相 當 驚 人 , 經 常 把 同 學 在 測 驗 內 所 犯 的 錯 誤 也 在 黑 板 上 畫 出 細 緻 的 圖 案 , 令 我 們 更 容 易 理 解 和 掌 握 , 同 時 , 他 會 利 用 自 己 的 休 閒 時 間 為 我 們 補 習 , 大 大 提 升 我 的 知 識 。

    中 文 作 為 我 的 母 語 , 卻 是 我 最 為 擔 心 的 一 科 , 我 國 文 化 博 大 精 深 , 需 要 長 時 間 的 培 養 , 不 過 中 文 科 老 師 給 予 我 們 相 當 多 的 練 習 , 由 淺 至 深 的 練 習 及 歷 屆 的 會 考 試 題 , 也 教 導 我 們 的 不 少 答 題 技 巧 , 令 我 的 憂 慮 也 舒 緩 下 來 , 在 我 在 公 開 考 試 中 更 能 把 握 時 間 的 分 佈 , 完 成 整 份 試 卷 。 不 少 得 的 練 習 , 由 於 這 年 度 , 中 文 科 口 試 早 在 三 月 已 經 開 始 , 老 師 也 很 樂 意 地 在 自 己 休 閒 日 子 中 抽 出 時 間 為 我 們 補 習 , 把 每 種 題 型 和 我 們 分 享 , 學 到 的 技 巧 既 實 用 也 是 得 分 的 關 鍵 , 作 為 口 語 溝 通 開 考 首 天 的 考 生 也 算 是 放 下 心 頭 大 石 , 此 外 , 他 亦 會 為 學 生 們 提 供 專 業 的 升 學 資 訊 , 為 學 生 們 在 迷 茫 中 看 到 清 晰 的 出 路 。

   我 覺 得 自 己 很 幸 運 能 夠 認 識 一 班 不 辭 勞 苦 , 很 有 熱 誠 的 老 師 , 藉 此 衷 心 地 說 聲 , 謝 謝 。
S.6 Fong Tsan Yu
×

2014 JUPAS 成功獲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及康樂管理榮譽文學士學位課程取錄

    我 是 方 燦 裕 ,  去 年 就 讀 夜 中 學 中 六 。 因 為 去 年 文 憑 試 JUPAS 放 榜 沒 有 學 校 取 錄 ,  心 情 十 分 低 落 , 亦 不 知 如 何 是 好 , 本 來 預 期 可 以 順 利 升 讀 大 學 而 沒 有 預 備 其 他 後 路 , 後 來 得 知 好 友 已 報 讀 夜 校 以 圖 捲 土 重 來 ,  我 便 隨 之 而 報 讀 夜 中 學 。

     這 一 年 的 生 活 十 分 難 以 渡 過 ,  因 要 每 天 都 堅 持 溫 習 , 實 在 是 一 件 不 容 易 的 事  幸 好 這 一 年 的 艱 苦 能 換 來 美 好 的 成 果 , 終 能 成 功 升 讀 大 學 。

    這 一 年 中 更 要 特 別 感 謝 我 的 中 文 老 師 , 他 給 予 我 們 很 多 的 練 習 操 練 , 又 仔 細 地 批 改 我 交 的 文 章 , 給 予 許 多 不 同 的 意 見 , 大 有 裨 益 。 經 過 他 的 教 導 ,  我 今 年 的 中 文 成 績 大 有 進 步 , 實 在 對 他 感 激 不 盡 。
2012/13 graduation
S.6 Lee Ting Kong
×

現於香港公開大學攻讀英語研究

    二 零 一 二 年 七 月 二 十 日 , 我 從 班 主 任 手 中 接 到 第 一 屆 中 學 文 憑 考 試 的 成 績 單 , 她 跟 我 說 : 「 快 些 去 找 ASSO 或 者 IVE 來 讀 。 」 當 時 我 的 心 情 十 分 忐 忑 不 安 , 不 知 道 應 該 聽 班 主 任 的 建 議 , 還 是 重 讀 DSE 才 好 。 和 家 人 相 量 過 後 , 終 於 選 擇 了 重 考 文 憑 試 , 因 為 這 是 最 快 的 方 法 在 一 年 內 考 上 大 學 , 而 且 課 程 內 容 又 已 經 有 一 定 認 識 , 對 於 我 而 言 , 這 是 最 有 把 握 的 途 徑 一 圓 大 學 夢 。

    決 定 了 重 讀 之 後 , 在 七 月 下 旬 , 已 經 開 始 溫 習 , 一 直 至 九 月 初 , 家 人 建 議 我 到 路 德 會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上 課 , 說 這 能 提 升 我 的 溫 習 效 率 。 當 時 我 對 於 夜 校 並 不 了 解 , 以 為 夜 校 只 是 一 些 專 門 為 在 職 人 士 提 供 進 修 學 習 服 務 的 學 校 , 應 該 不 會 有 很 多 重 考 生 或 年 輕 人 到 那 裡 讀 書 , 不 過 我 覺 得 一 試 無 妨 , 當 是 以 前 上 補 習 班 一 樣 就 可 , 於 是 我 就 到 夜 校 報 名 。

    第 一 天 上 課 , 發 現 原 來 中 六 班 有 很 多 跟 我 年 紀 相 約 的 重 讀 生 , 而 中 四 和 中 五 級 亦 有 很 多 青 年 上 學 , 跟 我 相 像 的 情 況 截 然 不 同 。 老 師 方 面 , 他 們 本 身 都 是 日 校 老 師 , 晚 上 就 到 夜 校 講 課 。 其 中 , 通 識 科 老 師 更 遠 從 藍 田 日 校 下 課 , 再 到 屯 門 上 課 , 風 雨 不 改 , 亦 從 不 會 請 病 假 , 他 專 業 的 態 度 令 我 十 分 佩 服 。

    在 半 年 的 夜 校 生 活 中 , 最 令 我 快 樂 的 就 是 上 英 文 課 的 時 光 。 以 前 , 我 很 害 怕 英 文 , 很 少 接 觸 英 文 , 甚 少 會 聽 和 講 英 文 。 英 文 老 師 Steve 教 學 方 法 生 動 有 趣 又 實 用 , 不 但 將 我 過 去 十 多 年 一 直 犯 的 文 法 、 發 音 錯 誤 慢 慢 改 正 過 來 , 還 培 養 了 我 對 英 文 的 興 趣 , 我 開 始 看 英 文 新 聞 報 導 、看 英 語 電 視 劇 、 聽 英 文 歌 , 每 星 期 都 作 文 給 Steve 評 改 , 每 一 篇 文 章 他 都 會 評 分 和 給 評 語 , 好 讓 我 容 易 地 明 白 自 己 的 錯 處 , 漸 漸 我 的 英 語 能 力 亦 有 所 進 步 , 更 意 想 不 到 的 是 我 在 第 二 次 文 憑 試 英 文 科 中 考 到 了 第 四 級 , 令 我 喜 出 望 外 。正 因 為 Steve 的 教 導 , 提 起 了 我 對 英 文 的 興 趣 , 於 是 我 在 大 學 聯 招 中 , 選 了 英 語 研 究 學 系 , 最 終 也 成 功 入 讀 。

    夜 校 是 一 個 令 我 達 成 理 想 的 地 方 , 而 對 於 青 少 年 和 在 職 人 士 , 甚 至 是 想 活 到 老 學 到 老 的 「 老 學 生 」 來 說 , 是 一 個 機 會 , 一 個 給 他 們 重 拾 書 本 及 裝 備 自 己 的 機 會 , 他 們 有 些 曾 經 輟 學 及 有 些 可 能 是 迷 途 知 返 的 青 年 人 。 夜 校 不 會 厭 棄 任 何 一 個 人 , 謹 守 有 教 無 類 的 教 學 宗 旨 , 為 社 會 各 階 層 提 供 專 業 教 學 服 務 , 春 風 化 雨 , 作 育 英 才 。

2011/12 graduation
S.5-6 Chiu Lai Fan
×

 

    從 另 一 所 夜 中 學 轉 到 路 德 會 夜 中 學 的 我 懷 著 戰 戰 兢 兢 的 心 情 、 露 出 憂 心 忡 忡 的 表 情 , 舉 起 沉 重 無 比 的 腳 步 踏 進 了 校 園 。 這 一 切 回 想 起 來 還 好 像 是 剛 發 生 的 事 , 想 不 到 俯 仰 之 間 , 我 要 揮 手 跟 它 告 別 。 時 光 先 生 總 是 靜 悄 悄 地 來 , 靜 悄 悄 地 走 , 把 我 在 路 德 會 夜 中 學 一 年 多 的 學 習 生 涯 也 帶 走 , 強 迫 了 我 含 著 淚 光 對 學 校 說 著 再 見 。

  「 時 間 先 生 您 跑 得 太 快 了 , 請 問 您 能 走 慢 一 點 ? 好 讓 我 待 在 學 校 裡 久 一 點 嗎 ?

  「 夜 中 學 」 這 個 名 字 或 許 給 人 有 一 種 不 太 討 好 的 感 覺 吧 ! 疑 惑 著 該 不 該 相 信 它 、 矛 盾 著 能 不 能 依 靠 它 , 考 慮 著 是 不 是 選 擇 它 。 從 前 的 我 也 有 過 這 一 種 疑 惑 、 矛 盾 和 顧 慮 。 不 過 , 這 一 切 的 情 感 在 我 的 心 裡 早 已 完 完 全 全 地 消 失 了 。

    路 德 會 夜 中 學 — 從 選 擇 它 開 始 , 它 表 面 看 起 來 只 是 一 所 普 通 的 學 校 , 一 所 不 顯 眼 的 夜 中 學 。 可 是 在 這 裡 生 活 了 一 年 多 的 我 , 慢 慢 地 發 現 它 的 表 面 雖 然 普 通 , 但 是 內 裡 隱 含 光 芒 ; 它 看 起 來 雖 然 不 顯 眼 , 卻 暗 藏 著 一 群 耀 眼 的 老 師 。

   夜 中 學 的 課 堂 時 間 不 多 , 而 且 自 己 離 開 中 學 生 活 也 有 一 段 日 子 , 很 多 知 識 幾 乎 是 從 零 開 始 。 對 我 來 說 重 返 中 學 首 要 克 服 的 是 時 間 的 不 足 , 所 以 我 都 會 在 每 個 月 訂 下 一 些 目 標 , 也 會 作 檢 討 以 提 醒 自 己 把 握 時 間 加 倍 努 力 ! 為 了 準 備 2 0 1 2 年 這 公 開 試 , 為 了 督 促 自 己 爭 取 機 會 看 書 , 我 的 生 活 改 變 了 很 多 很 多 。 為 了 努 力 看 書 , 我 犧 牲 了 和 朋 友 相 聚 的 時 間 , 做 了 一 年 多 以 後 才 重 逢 的 約 定 , 為 了 專 心 看 書 , 我 犧 牲 了 平 常 的 娛 樂 , 幾 乎 所 有 的 電 器 也 變 成 了 啞 巴 , 為 了 有 更 多 時 間 看 書 , 我 犧 牲 了 更 多 休 息 時 間 , 每 天 都 在 晨 早 開 始 埋 頭 苦 讀 十 多 小 時 , 有 時 候 夢 中 的 我 也 督 促 著 自 己 背 書 , 為 了 把 握 時 間 看 書 , 我 每 天 都 只 會 用 午 膳 , 甚 至 邊 看 邊 吃 … … 記 得 從 小 到 大 也 不 會 勸 告 我「 放 棄 」 的 母 親 曾 經 因 為 害 怕 這 壓 力 太 大 會 讓 我 「 倒 下 」 而 第 一 次 對 我 說 著 放 棄 的 話 。 我 想 除 了 母 親, 其 他 人 也 會 被 嚇 倒 吧 ! 是 的 ! 是 很 辛 苦 的 ! 可 是 , 自 己 不 喜 歡 說 放 棄 的 個 性 和 路 德 會 夜 中 學 的 一 群 師 資 優 良 的 老 師 在 無 聲 中 給 了 我 很 大 的 支 持 , 讓 我 能 依 靠 著 他 們 走 過 這 一 段 艱 辛 的 路 。

    優 秀 盡 力 的 英 文 老 師 常 常 派 給 我 們 很 多 不 同 程 序 的 練 習 , 仔 細 地 教 導 我 們 那 些 不 懂 和 該 注 意 的 地 方 , 暗 地 裡 把 我 們 的 英 文 知 識 擴 充 起 來 。 文 法 比 較 弱 的 我 , 在 老 師 的 鼓 勵 下 交 了 不 少 文 章 請 他 批 改 , 每 次 他 批 改 完 畢 後 都 會 用 心 地 提 示 我 錯 誤 的 地 方 。 而 且 能 看 穿 人 心 的 他 發 現 了 會 害 怕 在 眾 人 前 說 話 的 我 後 , 刻 意 地 安 排 我 在 班 上 大 聲 地 練 習 「 口 試 」 , 幫 助 我 克 服 心 中 的 「 怕 」 。

    面 無 表 情 的 化 學 老 師 讓 我 有 種 冷 漠 的 感 覺 。 不 過 他 心 底 裡 著 緊 同 學 的 個 性 把 他 冷 淡 的 外 表 出 賣 了 , 促 使 了 那 只 是 陪 伴 著 我 走 完 中 五 的 學 習 路 程 的 他 在 偶 爾 相 遇 的 短 短 時 間 裡 還 是 關 心 著 我 的 學 習 。 而 且 認 真 的 他 也 設 計 了 很 多 筆 記 , 讓 我 對 化 學 的 認 識 和 了 解 增 加 了 不 少 。

    眼 中 口 直 心 快 的 生 物 老 師 好 像 難 以 靠 近 的 樣 子 。 但 是 我 慢 慢 地 發 現 他 雖 然 不 懂 溫 柔 , 但 是 體 貼 入 微 。 深 刻 記 得 貼 心 的 他 主 動 給 回 了 剛 轉 校 的 我 所 欠 缺 的 筆 記 , 也 親 切 地 關 心 著 我 學 習 的 進 度 。 他 設 計 的 詳 細 筆 記 、 實 用 的 考 卷 和 網 頁 也 成 為 了 我 「 無 聲 的 複 習 老 師 」 。 還 記 得 生 物 科 是 我 一 直 以 來 最 弱 的 科 目 , 常 常 被 一 大 堆 可 以 互 相 串 聯 的 激 素 或 是 生 化 反 應 弄 得 頭 昏 腦 脹 。 可 是 , 這 一 年 多 老 師 讓 我 明 白 到 不 少 作 答 技 巧 , 告 訴 我 「 情 景 代 入 」 的 重 要 , 也 培 養 了 一 個 有 效 的 習 慣 去 控 制 答 題 時 間 和 更 正 了 很 多 錯 誤 的 觀 念 , 而 且 老 師 從 不 抗 拒 我 不 恥 下 問 對 他 所 造 成 的 煩 擾 。 所 以 這 一 年 多 最 讓 我 難 忘 的 是 生 物 老 師 對 學 生 的 默 默 貢 獻 , 最 讓 我 高 興 的 是 在 他 的 諄 諄 教 導 下 , 原 本 接 近 零 生 物 知 識 的 我 考 取 了 學 習 生 涯 中 第 一 個 讓 自 己 滿 意 的 分 數 。

    高 山 在 無 聲 中 訴 說 威 嚴 ; 藍 天 在 無 聲 中 袒 露 曠 遠 ; 江 河 在 無 聲 中 書 寫 恢 宏 ; 老 師 在 無 聲 中 傾 注 真 情 。 我 也 在 無 聲 中 表 示 對 路 德 會 夜 校 老 師 們 的 感 謝 ︰

    「謝 謝 您 們 認 真 的 教 授 , 讓 我 感 覺 到 自 己 不 是 在 孤 軍 應 戰 ;

    謝 謝 您 們 … … 謝 謝 您 們 … … 真 的 謝 謝 您 們 。 」

    我 懂 得 了 , 真 愛 無 聲 。

S.6 Siu Yan Sheung
×

    我 在 夜 校 的 生 活 的 日 子 不 多 , 只 有 短 短 的 八 個 月 時 間 。 還 記 得 當 初 曾 在 選 擇 自 修 還 是 報 讀 夜 校 的 問 題 上 猶 豫 不 決 , 不 知 道 哪 一 個 才 是 最 佳 的 選 擇 。 但 為 了 更 加 了 解 文 憑 試 的 內 容 , 我 當 然 最 後 是 選 擇 了 報 讀 夜 校 。 現 在 回 想 起 , 我 真 的 很 慶 幸 當 時 作 出 這 明 智 的 選 擇 。 夜 校 的 老 師 對 公 開 試 模 式 非 常 了 解 , 而 且 各 自 有 一 套 答 題 技 術 的 心 得 。 對 於 要 在 緊 迫 的 時 間 內 要 熟 習 考 試 模 式 的 我 來 說 , 實 在 是 令 我 事 半 功 倍 。 除 此 之 外 , 在 夜 校 裏 , 我 珍 惜 每 一 個 交 功 課 , 做 練 習 的 機 會 , 因 為 熟 則 能 生 巧 。 多 得 這 八 個 月 的 奮 鬥 , 終 於 令 我 能 踏 上 大 學 之 路 。 最 後 , 我 在 此 衷 心 感 謝 曾 教 導 我 的 老 師 們 , 感 謝 你 們 的 循 循 善 誘

S.4-6 Ng Ka Man
×

 

    曾 經 , 我 的 會 考 成 績 慘 不 忍 睹 , 更 受 打 擊 的 是 , 原 本 自 己 認 為 成 績 真 不 可 能 這 ? 差 的 , 那 種 心 理 上 的 打 擊 讓 我 消 沉 了 好 一 段 時 間 。 坦 白 說 , 以 我 這 個 會 考 成 績 , 沒 有 任 何 一 間 中 學 肯 讓 我 去 重 讀 。 機 緣 巧 合 之 下 , 我 經 過 了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 並 留 意 到 那 個 夜 校 的 橫 額 , 從 而 開 始 了 我 的 夜 校 生 活 。

    當 初 , 其 實 自 己 也 不 想 讀 夜 校 , 總 覺 得 那 是 不 及 日 校 那 麼 認 真 的 , 有 種 「 倒 不 如 去 找 份 工 作 幫 補 家 裡 」 的 想 法 。 不 過 , 學 期 開 始 後 , 我 才 發 現 這 個 讀 夜 校 的 決 定 沒 有 錯 。 雖 然 說 夜 校 裡 的 同 學 有 時 候 年 紀 相 差 會 頗 大 , 而 且 大 家 水 平 會 有 差 距 , 但 在 夜 校 執 教 的 每 一 位 老 師 都 很 有 耐 性 , 他 們 都 是 盡 全 力 的 希 望 幫 得 到 我 們 , 那 種 被 老 師 很 用 心 的 教 導 想 不 到 竟 然 在 這 感 受 得 到 。

    香 港 的 學 校 每 一 班 都 有 至 少 三 十 個 學 生 , 而 且 老 師 們 工 作 繁 忙 , 根 本 沒 太 多 時 間 去 關 心 用 一 個 學 生 。 然 而 , 在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這 裡 , 我 感 受 得 到 老 師 們 的 真 心 和 在 乎 。 特 別 想 感 謝 教 我 們 英 文 的 老 師 , 他 對 英 文 的 了 解 和 認 識 令 我 們 學 到 更 多 書 本 以 外 的 東 西 , 而 且 對 英 文 產 生 不 少 興 趣 , 而 再 不 是 恐 懼 。

    雖 然 我 現 今 在 理 工 大 學 修 讀 的 只 是 高 級 文 憑 課 程 而 不 是 甚 麼 學 士 學 位 課 程 , 但 是 我 有 信 心 只 要 努 力 不 放 棄 , 總 有 一 天 學 士 學 位 也 屬 於 我 的 ! 想 當 初 如 果 我 自 己 也 放 棄 , 沒 選 擇 在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這 裡 讀 書 , 我 可 能 也 只 是 個 中 五 畢 業 的 小 女 生 在 拼 命 的 工 作 。 但 我 現 在 卻 是 享 受 著 大 學 的 生 活 。 雖 然 跟 想 像 的 不 一 樣 , 可 是 總 算 踏 出 了 升 學 道 路 的 新 一 步 。

    有 時 候 , 一 次 的 失 敗 算 不 上 甚 麼 , 因 為 機 會 不 單 單 只 有 一 次 。 只 要 自 己 堅 持 不 放 棄 , 在 大 學 中 享 受 生 活 的 也 可 以 是 你 !

2009/10 graduation
S.5 Wong Tsz Ho
×

 

    上 年 放 榜 過 後 成 績 不 理 想 , 整 天 心 情 忐 忑 不 安 。 隨 後 到 網 上 查 看 路 德 會 夜 校 的 消 息 及 資 料 , 翌 日 便 到 學 校 面 試 。 從 未 對 夜 校 生 活 有 任 何 接 觸 , 對 此 亦 十 分 陌 生 。 入 學 前 , 我 認 為 夜 校 老 師 的 教 學 不 認 真 , 得 過 且 過 , 但 經 過 這 年 中 五 生 涯 , 我 對 夜 校 的 想 法 亦 有 所 改 觀 。

    夜 校 課 時 只 有 晚 上 數 小 時 , 平 日 早 上 我 會 幹 兼 職 , 有 空 或 假 期 會 到 自 修 室 溫 習 。 會 考 前 3 個 月 , 把 全 部 時 間 放 到 溫 習 上 , 在 自 修 室 逗 留 九 小 時 , 會 考 時 更 長 達 十 二 小 時 。 對 於 我 這 平 凡 的 學 生 來 說 , 今 年 的 生 活 是 很 難 熬 的 。 這 年 間 , 所 有 假 期 節 日 也 沒 有 慶 祝 , 只 能 與 書 本 陪 伴 , 經 過 長 時 間 的 努 力 才 能 得 到 今 天 的 成 績 。

    英 文 科 老 師 知 道 我 們 英 文 水 平 較 差 , 每 堂 也 會 因 應 我 們 的 進 度 , 對 教 學 內 容 作 出 調 整 及 作 用 個 別 課 題 詳 細 教 導 。 如 認 為 對 於 我 們 較 艱 深 的 課 程 , 他 便 會 花 較 多 時 間 把 內 容 說 得 更 仔 細 , 令 我 們 更 易 掌 握 明 白 。 有 一 次 , 他 發 現 我 們 的 同 學 在 某 文 法 上 較 弱 , 特 別 提 早 上 課 講 解 , 令 我 們 在 日 後 作 文 及 運 用 英 語 文 法 時 不 會 再 重 複 犯 錯 , 他 的 認 真 教 學 令 我 十 分 欽 佩。

    數 學 科 老 師 每 堂 也 會 講 解 得 十 分 詳 細 。 每 當 大 家 對 該 課 有 任 何 不 明 白 的 地 方 , 她 也 會 重 覆 解 釋 , 並 詳 細 指 出 所 用 的 公 式 及 步 驟 過 程 。 課 後 老 師 會 為 個 別 學 生 特 別 指 導 , 例 如 我 們 在 練 習 上 有 某 部 分 不 明 白 , 便 可 以 利 用 課 後 時 間 向 她 指 教 。 會 考 前 她 亦 不 忘 為 我 們 補 課 , 在 額 外 的 指 導 及 補 課 下 , 我 們 的 數 學 有 很 大 進 步 。

    令 我 最 深 刻 的 是 生 物 科 , 我 從 來 沒 接 觸 過 任 何 有 關 生 物 科 的 內 容 , 起 初 也 十 分 惆 悵 , 擔 心 追 不 上 進 度 。 老 師 在 這 年 間 把 中 四 及 中 五 的 課 程 完 整 的 教 了 一 遍 , 雖 然 每 堂 只 有 1.5 小 時 , 但 最 後 也 能 完 成 整 個 課 程 。 每 堂 課 後 也 有 地 獄 測 驗 , 加 深 我 們 對 每 一 課 的 印 象 。 他 知 道 上 課 時 間 很 少 , 亦 留 下 電 郵 及 電 話 , 方 便 同 學 作 課 後 學 科 討 論 , 令 我 進 步 一 日 千 里 , 最 後 在 期 末 考 中 取 得 分 校 第 一 的 佳 績 。

    還 記 得 在 會 考 前 的 日 子 , 校 方 擔 心 自 修 室 的 位 置 不 足 , 所 以 開 放 了 夜 校 給 我 們 溫 習 , 亦 有 老 師 在 場 解 答 我 們 問 題 。 這 樣 比 日 校 還 要 貼 心 的 夜 校 和 老 師 , 試 問 在 哪 裡 能 找 到 ?

S.4-5 Liu YuZhen
×

 

    8 月 4 日 , 從 師 兄 手 中 接 過 2010 年 的 會 考 成 績 單 , 我 很 欣 慰 , 因 為 我 為 我 兩 年 的 夜 校 生 活 劃 上 了 一 個 圓 滿 的 句 號 。

    謝 謝 你 - 路 德 會 沙 田 夜 校 , 謝 謝 你 成 就 了 我 的 夢 想 為 我 們 搭 上 會 考 的 橋 樑 。

    踏 出 校 門 那 一 刻 , 我 戀 戀 不 捨 地 回 望 那 幢 陪 伴 了 我 兩 年 的 教 學 樓 , 二 年 前 來 學 校 報 名 的 那 一 幕 還 歷 歷 在 目 , 當 時 學 校 正 在 裝 修 翻 新 , 報 名 地 點 不 遠 處 還 有 幾 堆 沙 和 磚 頭 , 當 時 我 還 在 質 疑 我 是 否 可 以 把 對 末 代 會 考 的 期 望 托 付 給 它 。

    夜 校 的 學 習 氣 氛 當 然 沒 有 日 校 那 麼 濃 烈 , 我 們 沒 有 時 間 做 專 題 研 習 , 甚 至 於 每 晚 做 功 課 做 到 一 點 , 還 是 有 很 多 很 多 練 習 沒 有 來 得 及 做 。 所 以 那 時 的 假 日 基 本 都 是 與 同 學 相 約 在 圖 書 館 裡 溫 習 。

    白 天 上 班 , 晚 上 上 課 的 生 活 方 式 逼 使 我 們 需 要 更 有 效 地 管 理 自 己 的 時 間 , 及 更 自 覺 地 學 習 。 那 段 時 間 最 缺 的 就 是 睡 眠 了 , 因 為 晚 上 做 功 課 太 晚 睡 覺 導 致 第 二 天 上 班 遲 到 的 事 發 生 了 好 幾 次 。 也 曾 經 試 過 一 邊 上 班 一 邊 背 英 語 單 詞 被 主 任 抓 到 , 幸 虧 上 司 都 很 體 諒 我 。

    由 於 下 班 時 間 及 上 課 時 間 只 相 差 個 多 小 時 ,我 常 常 沒 時 間 吃 晚 飯 ,那 段 時 間 吃 得 最 多 的 應 該 是 麵 包 , 所 以 現 在 我 看 到 麵 包 就 有 點 怕 。

    這 麼 辛 苦 的 夜 校 生 活 , 到 底 時 甚 麼 在 支 撐 著 我 呢 ?

    其 實 就 是 路 德 會 沙 田 夜 校 的 老 師 們 對 我 們 的 理 解 、 肯 定 與 鼓 勵 。

    夜 校 的 學 習 環 境 及 師 資 都 會 令 人 質 疑 吧 。

    中 四 那 一 年 也 曾 經 試 過 有 老 師 教 得 不 是 很 好 , 還 好 學 校 及 時 聽 取 了 學 生 的 意 見 , 為 我 們 重 新 找 了 另 外 一 位 老 師 。

    其 實 夜 校 的 老 師 並 沒 有 因 為 我 們 是 夜 校 生 而 看 不 起 我 們 , 反 而 給 予 我 們 更 多 的 肯 定 及 鼓 勵 。

    「 我 們 理 解 你 們 。 」

    「 別 人 這 時 候 都 坐 在 家 裡 看 電 視 , 你 們 卻 願 意 坐 在 這 裡 聽 我 講 課 , 其 實 你 們 己 經 做 得 不 錯 了 。 」

    「 我 知 道 大 家 白 天 要 上 班 , 晚 上 要 上 課 沒 時 間 做 功 課 , 我 也 不 會 像 日 校 一 樣 強 迫 你 們 , 大 家 盡 量 抽 時 間 做 吧 。 」

    「 我 們 也 很 辛 苦 , 白 天 上 課 , 晚 上 教 你 們 , 所 以 大 家 一 起 努 力 吧 。 」

    最 令 我 難 忘 的 是 , 中 五 的 數 學 老 師 鄒 sir , 他 和 我 們 分 享 了 他 的 親 身 經 歷 , 告 訴 我 們 他 是 如 何 從 一 位 聽 障 生 成 為 一 位 英 文 中 學 的 教 師 。 是 他 讓 我 明 白 「 知 識 可 以 改 變 命 運 」。

    真 的 很 感 謝 路 德 會 沙 田 夜 校 ,讓 我 遇 見 這 一 群 老 師 。 還 有 盡 心 盡 責 的 校 長 及 所 有 教 職 員。

S.5 Li Lok Sze
×

 

    當 初 選 擇 讀 夜 校 , 坦 言 是 因 為 無 路 可 選 , 當 時 二 零 零 九 年 的 中 學 會 考 已 放 榜 , 因 為 數 學 一 科 不 合 格 的 我 不 甘 於 在 原 校 重 讀 , 尋 遍 多 個 地 區 也 再 沒 有 中 五 學 位 供 我 升 讀 , 唯 有 選 擇 了 讀 夜 校 , 希 望 早 上 自 修 晚 上 上 課 最 後 能 靠 自 己 考 上 中 六 。

    在 夜 校 這 半 年 , 我 所 得 到 和 學 到 的 遠 遠 超 出 我 想 像 以 內 , 當 初 硬 著 頭 皮 , 更 是 懷 著 不 想 輸 的 心 態 踏 入 夜 校 , 當 然 腳 步 是 戰 戰 兢 兢 的 , 因 為 一 向 夜 校 給 予 外 界 的 形 象 都 是 校 風 很 差 , 師 資 水 平 也 很 低 , 而 且 有 很 多 壞 學 生 , 我 本 認 為 夜 校 只 是 我 的 避 難 所 , 可 以 保 送 我 參 加 2010 年 香 港 中 學 會 考 , 對 夜 校 生 活 亦 沒 有 抱 任 何 期 望 , 更 感 到 選 擇 了 夜 校 這 條 路 根 本 是 黑 暗 到 不 知 從 何 走 起 , 可 是 經 過 這 半 年 我 完 全 改 變 了 這 個 一 貫 的 看 法 , 首 先 , 其 實 夜 校 的 校 風 並 沒 有 想 像 中 這 麼 差 勁 , 來 到 夜 校 讀 書 的 大 部 份 人 都 比 我 年 長 , 多 為 中 五 重 讀 生 , 更 有 很 多 在 職 人 仕 為 了 在 最 後 一 年 的 會 考 爭 取 更 好 的 成 績 , 以 便 找 到 更 好 的 工 作 , 同 學 們 都 十 分 友 善 , 互 相 幫 助 , 唯 一 不 同 的 地 方 就 是 上 課 的 時 候 比 較 輕 鬆 , 與 日 校 其 實 沒 有 太 大 分 別 , 我 是 決 不 會 以 夜 校 為 恥 。

    雖 然 夜 校 的 老 師 已 和 日 校 的 不 同 , 但 可 以 感 受 到 每 一 位 夜 校 的 老 師 都 是 對 教 學 充 滿 著 熱 誠 , 很 有 耐 性 的 去 與 夜 校 的 學 生 相 處 , 最 難 得 的 是 老 師 居 然 會 用 很 謙 遜 的 態 度 問 我 們 有 關 他 的 教 學 方 法 有 沒 有 需 要 改 善 的 地 方 , 向 我 們 虛 心 請 教 自 己 的 不 足 , 當 我 遇 上 難 題 時 , 老 師 們 也 是 盡 自 己 所 能 去 解 答 我 的 問 題 , 從 沒 有 想 到 要 放 棄 我 們 任 何 一 個 , 這 是 令 我 十 分 感 動 的 。

    雖 然 這 半 年 的 歲 月 很 難 捱 , 很 辛 苦 , 可 是 我 卻 沒 有 感 到 孤 立 和 無 助 , 因 為 夜 校 的 老 師 與 同 學 都 是 充 滿 正 面 能 量 , 讓 我 堅 持 著 撐 下 去 , 雖 然 距 離 今 年 會 考 放 榜 尚 有 兩 星 期 , 成 績 還 是 未 知 之 數 , 但 無 論 成 績 如 何 , 結 果 如 何 , 我 都 不 會 後 悔 選 擇 了 夜 校 這 條 路 , 是 看 得 到 曙 光 的 , 而 且 夜 校 的 資 助 計 劃 成 為 了 我 的 推 動 了 , 令 家 庭 經 濟 負 擔 不 起 的 同 學 得 到 援 助 , 令 我 更 向 著 十 四 分 加 中 英 數 合 格 的 目 標 進 發 , 實 在 是 雪 中 送 炭 , 因 此 我 希 望 能 在 此 感 謝 校 長 、 副 校 長 、 中 文 科 的 陳 sir 、 數 學 科 King sir 、 中 史 以 及 經 濟 科 老 師 , 一 直 在 背 後 為 學 生 默 默 付 出 , 還 有 夜 校 校 務 處 的 每 一 個 職 員 為 我 們 服 務 , 解 答 我 的 難 題 , 每 一 份 小 小 的 給 予 我 都 是 銘 記 於 心 的 , 路 德 會 沙 田 夜 校 絕 對 是 我 的 驕 傲 , 謝 謝 您 們 !

S.4 Cheng Tze Yau
×

 

    放 下 了 書 本 一 段 長 時 間 , 外 出 工 作 數 年 後 感 到 知 識 的 重 要 性 , 決 定 重 返 校 園 。 搜 尋 資 料 得 知 新 高 中 課 程 加 入 了 著 重 培 養 個 人 多 角 度 思 考 的 通 識 科 目 , 加 上 以 往 修 讀 理 科 的 我 亦 同 時 有 意 轉 讀 商 科 , 而 且 三 三 四 學 制 只 需 三 年 便 能 上 大 學 , 因 此 便 決 定 報 讀 新 高 中 課 程 。

    「 夜 校 」 這 個 名 詞 無 容 置 疑 給 人 一 種 次 一 等 的 感 覺 , 老 實 說 , 我 在 報 名 前 仍 為 路 德 會 夜 中 學 的 師 資 、 學 習 環 境 等 而 憂 慮 , 畢 竟 學 業 的 優 劣 與 個 人 的 前 途 息 息 相 關 , 但 經 過 這 一 年 的 了 解 後 , 路 德 會 卻 成 為 我 的 苦 海 明 燈 。

    在 夜 校 過 往 的 一 年 裡 , 我 感 到 獲 益 不 少 。 這 裡 沒 有 人 會 教 你 抄 捷 徑 , 沒 有 人 會 保 證 你 奪 5 * , 更 沒 有 人 會 告 訴 你 明 年 考 試 作 文 會 出 什 麼 飲 料 題 目 。 我 們 學 的 全 都 是 充 實 而 全 面 的 知 識 。 不 論 甚 麼 試 題 較 熱 門 或 較 冷 門 , 老 師 都 要 求 我 們 逐 一 了 解 學 習 細 節 , 讓 我 們 有 更 全 面 的 知 識 , 不 會 成 為 「 考 試 機 器 」 , 並 且 明 白 學 習 的 真 正 價 值 所 在 。

    夜 校 課 時 較 短 , 一 般 只 及 日 校 的 一 半 左 右 , 但 這 裡 卻 能 關 注 學 生 的 需 要 , 在 假 期 裏 增 設 自 願 性 的 補 課 班 , 盡 量 將 教 學 時 數 與 日 校 看 齊 , 彌 補 「 超 濃 縮 教 學 」 的 缺 點 。

    此 外 , 這 裡 更 定 時 向 同 學 派 發 問 卷 , 檢 討 學 校 的 管 理 及 教 學 質 素 , 致 力 給 學 生 們 一 個 良 好 的 學 習 平 台 。

    路 德 會 夜 中 學 讓 我 對 自 己 的 前 途 充 滿 信 心 , 在 這 裡 想 感 謝 校 內 的 所 有 教 職 員 ( 包 括 校 長 及 老 師 們 ) 合 力 為 有 意 重 返 校 園 的 人 提 供 一 條 星 光 大 道 。 特 別 感 謝 我 的 經 濟 、 企 會 財 及 數 學 老 師 ( 排 名 不 分 先 後 ) , 並 特 別 為 我 製 作 個 別 的 英 文 試 卷 。

    現 在 每 天 早 上 兩 眼 惺 忪 , 天 未 光 , 雞 未 鳴 , 看 看 鬧 鐘 還 不 及 六 時 , 咬 緊 牙 關 上 班 去 , 筋 竭 力 疲 後 晚 上 還 要 上 堂 。 但 我 可 以 說 , 在 這 裡 上 課 卻 是 我 一 天 中 最 精 神 , 最 期 待 的 。

S.5 Chan Miu Ling
×

 

    上 年 放 榜 , 會 考 成 績 不 理 想 , 分 數 不 足 夠 升 中 六 亦 不 夠 在 原 校 重 讀 , 所 以 在 我 沒 有 選 擇 情 況 下 , 我 決 定 在 夜 校 重 讀 中 五 。

    剛 開 始 時 間 , 其 實 我 對 夜 校 老 師 並 沒 有 期 望 , 只 是 希 望 能 把 以 往 所 學 過 的 覆 習 一 遍 , 但 當 我 經 歷 了 夜 校 老 師 的 教 導 , 才 發 現 有 些 老 師 比 日 校 更 好 , 更 了 解 學 生 需 要 。

    普 通 一 般 的 日 校 的 英 文 老 師 只 會 不 斷 派 發 練 習 給 學 生 , 要 求 學 生 完 成 , 希 望 學 生 能 熟 習 會 考 模 式 , 以 獲 得 較 理 想 的 成 績 。 但 往 往 卻 忽 略 了 一 些 基 礎 底 子 較 差 的 同 學 。 我 班 的 英 文 老 師 , 知 道 大 部 分 夜 校 同 學 底 子 都 較 差 , 他 會 刻 意 安 排 適 合 我 們 能 力 的 課 程 , 由 基 礎 教 起 , 而 且 還 會 教 導 簡 單 而 又 實 用 的 寫 作 技 巧 , 然 而 , 在 會 考 口 試 前 夕 , 還 會 有 免 費 的 口 試 練 習 班 。 我 從 沒 有 想 過 能 夠 在 夜 校 遇 上 這 樣 明 白 學 生 需 要 的 老 師 。

    我 班 的 生 物 老 師 , 他 自 製 了 十 分 實 用 的 筆 記 , 把 重 點 摘 下 , 在 他 用 心 的 教 導 下 , 我 亦 變 得 開 始 認 真 學 習 生 物 , 從 前 只 會 埋 怨 為 什 麼 我 所 作 答 答 案 都 與 答 案 不 相 同 , 經 常 數 條 題 目 加 起 來 都 只 有 數 分 。 但 是 現 在 我 明 白 了 , 每 答 對 一 條 , 都 必 須 要 下 苦 功 。 然 而 , 他 每 堂 一 測 驗 的 訓 練 , 令 我 的 成 績 有 所 進 步 , 即 使 我 在 大 考 成 績 未 算 理 想 , 但 相 比 上 年 已 進 步 了 不 少 , 他 耐 心 的 教 導 , 實 在 令 我 無 言 感 激 。


    最 後 , 我 班 的 數 學 老 師 , 她 非 常 願 意 耐 心 地 逐 步 解 釋 每 條 題 目 , 只 要 我 們 一 遇 到 問 題 , 她 都 會 花 很 多 時 間 在 放 學 逐 一 解 釋 名 教 導 每 一 位 學 生 , 由 於 數 學 科 的 會 考 範 圍 十 分 多 , 她 每 星 期 六 都 會 為 我 們 補 課 , 全 因 這 些 補 課 , 令 我 們 能 在 於 半 年 內 把 整 個 範 圍 重 學 一 遍 。

    我 相 信 大 部 分 同 學 今 年 會 考 成 績 定 會 比 上 年 更 進 一 步 , 因 為 有 這 些 沒 有 放 棄 我 們 的 老 師 。 經 歷 了 接 近 一 年 的 夜 校 生 活 , 使 我 對 夜 校 的 看 法 完 全 改 變 ! 希 望 各 同 學 都 有 理 想 的 成 績 以 報 答 老 師 們 所 付 出 的 心 血 及 時 間 。

2009/10 graduation
S.4-5 Pang Kwok Sun
×

 

    不 經 不 覺 已 接 近 暑 假 , 而 我 亦 快 將 完 成 中 四 了 。

    回 想 當 初 入 讀 本 校 時 , 只 是 想 取 得 中 五 程 度 , 亦 從 不 打 算 怎 樣 應 付 甚 麼 考 試 、 會 考 等 , 只 希 望 日 子 快 些 過 去 , 完 成 中 五 後 再 作 打 算 吧 ﹗

    但 當 上 學 一 段 日 子 後 , 發 覺 這 裡 的 老 師 都 很 用 心 教 導 , 並 不 會 因 為 個 別 的 學 生 成 績 差 而 放 棄 , 相 反 會 更 用 心 教 導 , 希 望 學 生 能 在 會 考 取 得 較 理 想 的 成 績 , 令 他 們 日 後 能 有 較 佳 的 出 路 。 這 令 我 漸 漸 覺 得 不 應 該 白 費 老 師 的 苦 心 , 因 此 我 便 開 始 用 心 學 習 。

    其 實 我 已 離 開 了 校 園 十 多 年 , 而 當 年 的 成 績 亦 非 常 差 , 故 此 我 花 了 很 多 時 間 去 追 上 現 時 的 程 度 , 而 且 要 同 時 兼 顧 工 作 及 學 業 , 亦 我 感 到 吃 力 , 但 為 了 應 付 中 四 的 期 終 試 , 我 都 盡 量 爭 取 時 間 去 溫 習 。 雖 然 在 期 終 試 的 成 績 中 規 中 矩 , 但 大 部 分 科 目 都 能 合 格 , 總 算 沒 有 令 老 師 的 付 出 的 努 力 白 費 吧 ﹗

    最 後 我 希 望 各 位 老 師 都 能 盡 心 盡 力 去 教 導 每 位 學 生 , 他 們 一 定 能 感 受 到 你 們 的 心 意 的 ﹗

S.4-5 Fung Po Wing
×

 

    今 夜 是 夜 校 課 程 的 最 後 一 天 , 站 在 校 門 外 舉 首 仰 望 著 長 空 , 灰 藍 的 天 空 不 停 地 落 下 雨 水 , 一 點 一 滴 地 敲 打 著 我 的 心 寧 , 面 上 已 分 不 清 楚 是 雨 水 還 是 淚 水 , 多 麼 希 望 時 間 就 此 停 下 來 。

    記 起 剛 就 讀 本 校 時 , 感 覺 真 有 點 害 怕 , 擔 心 是 否 如 外 界 所 說 , 夜 校 只 是 為 了 獲 取 利 潤 , 而 常 常 忽 略 學 生 的 質 素 , 甚 至 普 遍 於 夜 校 任 教 的 教 師 質 素 也 是 比 較 劣 質 。 但 是 自 我 融 入 這 大 家 庭 後 , 發 覺 夜 校 並 不 如 外 界 所 想 般 。 校 風 淳 樸 固 是 必 然 , 但 最 難 得 的 是 同 學 們 都 會 遵 循 校 方 的 指 引 , 絕 不 胡 作 非 為 , 使 本 校 一 直 享 負 盛 名 。 而 且 本 校 老 師 的 教 學 經 驗 亦 異 常 豐 富 , 不 但 能 本 著 有 教 無 類 的 精 神 為 各 同 學 解 決 學 科 上 的 不 少 問 題 , 而 且 老 師 都 能 以 因 材 施 教 的 方 式 教 授 學 生 , 他 們 這 種 敬 業 樂 業 的 精 神 , 真 的 讓 我 十 分 佩 服 。 但 要 感 謝 的 老 師 實 在 太 多 , 恕 我 未 能 在 此 一 一 盡 錄 。

    然 而 在 本 校 的 時 光 只 是 短 短 的 兩 年 , 但 是 我 必 定 會 銘 記 於 心 , 因 為 我 不 但 能 在 這 裡 汲 取 到 寶 貴 的 知 識 , 而 且 更 在 本 校 認 識 了 不 少 同 窗 好 友 , 一 起 為 中 五 會 考 奮 鬥 的 日 子 真 是 獲 益 不 淺 , 多 麼 感 謝 每 位 老 師 的 教 導 、 每 位 同 學 的 支 持 和 鼓 勵 。 你 們 的 微 笑 己 牢 牢 的 烙 印 在 我 的 腦 海 裡 , 希 望 你 們 也 不 要 把 我 忘 記 。

S.5 Wong Joyce
×

 

    選 擇 這 條 路 值 得 嗎 ?

    還 記 得 往 年 暑 假 , 我 正 為 舊 校 的 師 資 、 學 習 氣 氛 憂 心 , 面 對 會 考 的 逼 近 , 心 裡 更 感 徬 徨 。 最 終 在 網 上 的 分 享 中 , 我 選 了 讓 朋 輩 嘩 然 的 決 定 : 路 德 會 夜 中 學 。

    猶 豫 的 開 始 。 上 學 首 個 月 , 面 對 年 紀 相 差 十 多 年 的 學 生 和 考 試 模 式 的 轉 變 , 讓 我 感 到 忐 忑 。 以 往 我 在 私 校 中 的 成 績 尚 算 不 錯 , 但 現 從 測 驗 的 成 績 , 令 我 開 始 「 驚 醒 」 ﹗ 當 時 幸 認 識 三 位 好 戰 友 , 閒 時 交 流 讀 書 心 得 或 互 訴 心 事。 而 家 住 港 島 區 的 我 , 放 工 後 沿 「 三 鐵 ** 」 返 學 , 在 長 途 車 程 裡 , 默 生 字 和 溫 習 已 是 指 定 動 作 。 ( 當 然 因 貪 睡 而 遲 落 車 也 時 有 發 生 啦 ﹗ )

    好 老 師 如 同 好 導 遊 一 樣 , 能 讓 你 的 旅 程 增 添 色 彩 。 中 四 的 學 科 重 溫 和 中 五 新 課 程 , 真 叫 人 喘 不 過 氣 。 幸 遇 上 一 班 好 老 師 : 每 星 期 讓 人 期 待 的 中 文 科 老 師 , 他 那 幽 默 而 互 動 的 教 學 方 法 , 令 笑 聲 常 震 盪 著 沉 寂 的 走 廊 , 也 讓 學 生 對 中 文 科 改 觀 。 中 史 堂 前 , 中 史 老 師 的 課 堂 定 出 現 爭 凳 和 加 凳 的 「 賓 虛 」 場 面 , 雖 然 她 教 中 史 , 但 也 讓 你 洞 悉 世 界 的 發 展 。 還 有 生 物 科 的 Bio Sir,他 那 讓 你 又 愛 又 恨 的 地 獄 式 測 驗 , 實 況 題 之 刁 鑽 , 均 為 會 考 前 作 為 準 備 。 在 小 息 或 放 學 後 , 面 對 學 生 排 山 倒 海 的 問 題 , 老 師 們 均 耐 心 地 解 答 。

    重 踏 校 園 , 讓 我 深 深 感 受 考 試 的 壓 力 。 對 現 時 中 學 生 有 深 入 的 理 解 和 諒 解 。 對 一 班 堅 持 學 習 的 學 生 , 內 心 有 無 限 的 恩 惠 , 更 有 為 他 們 吶 喊 的 衝 動 。 在 夜 校 內 , 你 可 放 下 以 往 師 長 、 朋 輩 的 批 評 和 比 較 , 從 新 開 始 , 再 次 征 戰 ﹗

    最 後 要 多 謝 校 方 為 我 們 作 出 的 安 排 。 週 日 , 在 自 修 室 爭 位 是 常 事 , 當 老 師 知 道 我 們 的 苦 況 後 , 決 意 開 放 校 舍 , 讓 我 們 能 專 注 和 安 心 溫 習 ; 學 期 初 , 校 方 安 排 的 英 、 數 科 補 課 , 對 我 們 幫 助 不 少 。 還 要 多 謝 四 位 校 內 工 作 的 師 兄 , 他 們 在 校 內 事 務 和 學 科 上 的 疑 問 均 盡 力 相 助 。

    這 年 的 校 園 生 活 , 從 知 識 、 友 誼 和 老 師 的 關 愛 得 著 甚 豐 , 實 在 令 人 難 忘 ﹗ 此 刻 我 絕 對 可 回 答 你 , 選 擇 這 條 路 是 值 得 的 ﹗

2007/08 graduation
S.4-5 Yeung Suk Yee
×

 

    2006 年 我 重 返 校 園 , 已 經 放 下 書 包 二 十 年 了 , 真 是 不 知 自 己 能 否 做 到 ......

    2008 年 了 , 我 終 於 考 完 會 考 , 想 不 到 真 的 可 以 完 成 中 四 、 五 課 程 , 這 一 間 夜 校 給 了 我 一 個 機 會 , 真 的 要 說 聲 多 謝 ﹗

    可 能 夜 校 都 會 給 人 次 一 級 的 感 覺 , 不 過 我 們 的 老 師 都 是 一 流 的 水 平 , 他 們 都 很 盡 心 教 學 , 絕 沒 有 因 為 是 夜 校 就 馬 馬 虎 虎 , 我 都 覺 得 好 幸 運 , 能 夠 找 到 這 一 間 學 校 。

    我 們 的 張 聿 健 校 長 是 一 個 大 好 人 , 曾 多 次 得 他 幫 忙 。 而 學 校 和 他 的 辦 學 理 念 , 真 是 給 了 很 多 和 我 一 樣 的 學 生 一 次 機 會 。

    生 物 科 是 我 最 喜 愛 的 科 目 , 我 們 的 老 師 更 絕 非 一 般 , 他 的 教 學 方 法 和 對 學 生 的 要 求 , 都 令 我 在 這 一 科 提 升 不 少 。 如 果 會 考 拿 到 好 成 績 , 他 功 不 可 抹 。

    中 文 科 的 老 師 , 上 課 時 總 是 滔 滔 不 絕 , 他 教 會 同 學 不 少 中 文 科 考 試 的 技 巧 , 我 最 喜 愛 他 教 的 口 試 要 訣 , 有 很 多 會 失 分 的 事 項 , 他 都 有 提 點 我 們 , 令 我 今 次 信 心 大 增 。

    還 有 周 老 師 , 雖 然 他 教 我 們 的 日 子 不 太 長 , 但 在 最 後 的 三 個 月 , 每 星 期 日 他 都 抽 空 幫 我 們 補 課 , 而 且 每 次 都 會 令 我 們 傷 盡 腦 筋 , 目 的 只 是 想 我 們 可 以 得 到 更 好 的 成 績 。

    這 間 學 校 的 老 師 都 很 好 , 他 們 上 課 時 都 很 認 真 , 沒 有 因 夜 校 學 生 程 度 不 及 日 校 的 , 所 以 就 放 棄 去 教 我 們 , 反 而 都 因 應 我 們 的 需 要 去 教 學 。 「 有 教 無 類 」 和 「 因 材 施 教 」 在 這 間 學 校 裡 , 我 都 深 深 體 會 得 到 。

    其 實 要 上 班 和 照 顧 家 庭 外 , 還 要 讀 夜 校 , 對 我 來 說 絕 不 容 易 。 沒 有 看 電 視 , 不 能 去 逛 街 , 也 沒 有 其 他 娛 樂 。 下 班 後 , 就 要 上 課 , 直 到 晚 上 回 到 家 已 經 十 時 。 這 樣 的 生 活 維 持 了 一 年 半 。 不 過 正 如 有 一 位 老 師 曾 說 過 , 路 是 自 己 選 的 。 很 開 心 我 可 以 走 過 這 一 段 路 , 無 論 今 次 會 考 成 績 如 何 , 對 我 來 說 都 是 一個 好 好 的 經 歷 。

    這 一 間 夜 校 裡 的 老 師 和 同 學 , 在 那 裏 上 課 的 日 子 , 都 帶 給 我 一 生 的 回 憶 。

S.4-5 Leung Chun Kwok
×


    大 家 好 , 我 是 零 七 至 零 八 年 度 , 修 讀 理 科 的 中 五 夜 校 生 梁 振 國 。

    一 卷 卷 的 成 績 單 , 隨 隨 地 在 半 空 落 到 我 們 的 頭 上 , 我 們 就 在 那 熱 鬧 烘 烘 的 放 榜 日 , 心 裡 且 帶 點 依 依 不 捨 地 正 式 把 這 兩 個 年 頭 於 路 德 會 呂 祥 光 夜 中 學 的 快 樂 校 園 生 活 寫 上 句 號 。

    還 記 得 於 開 學 典 禮 中 , 在 校 長 的 帶 領 下 , 同 學 們 一 起 合 上 眼 睛 低 頭 祈 禱 。 在 喃 喃 禱 告 聲 中 , 我 開 始 展 開 了 兩 年 唸 夜 中 學 的 生 活 。

    正 式 上 課 踏 入 課 室 的 一 刻 , 我 跟 自 己 說 : 「 於 中 學 校 園 的 日 子 , 我 已 懸 空 十 多 年 了 , 現 在 再 次 踏 入 , 實 在 有 點 怕 會 適 應 不 來 。 怕 跟 不 上 課 程 , 拖 累 同 學 們 的 進 度 , 亦 怕 會 與 比 我 年 輕 十 多 年 的 小 同 學 們 有 代 溝 而 合 不 來 。 」 但 這 種 種 的 憂 慮 , 從 第 一 晚 上 課 開 始 , 因 有 幸 得 到 小 同 學 們 的 體 諒 、 包 容 和 接 受 , 憂 慮 才 逐 一 消 除 。

    藉 以 這 機 會 , 我 充 心 的 向 每 一 位 同 學 說 聲 謝 。 感 謝 你 們 這 兩 年 來 在 我 學 業 上 的 幫 忙 , 又 為 我 耐 心 的 解 答 問 題 , 而 且 在 他 們 身 上 學 習 到 很 多 。 對 我 更 尊 重 有 加 , 畢 竟 我 比 他 們 年 長 十 多 年 , 因 此 我 還 得 到 「 大 佬 」 這 個 綽 號 , 我 還 不 知 醜 的 接 受 了 呢 ﹗

    人 家 說 , 夜 校 出 不 到 優 材 , 不 是 愛 書 的 那 一 群 。 但 我 不 認 同 這 說 法 。 實 在 , 夜 校 生 們 , 都 是 來 至 五 湖 四 海 各 階 層 。 有 上 屆 的 重 讀 生 、 專 業 人 士 、 國 內 的 高 材 生 等 , 全 部 都 是 正 在 啄 磨 的 未 來 社 會 棟 樑 。 他 們 與 日 校 的 同 學 們 一 樣 愛 書 , 一 樣 都 是 努 力 的 不 斷 爭 取 知 識 , 自 我 增 值 。 而 且 出 色 學 生 大 有 人 在 。 好 比 說 , 中 五 班 英 文 科 的 林 老 師 , 他 最 初 自 我 介 紹 時 , 都 說 出 他 曾 經 亦 是 夜 校 中 學 生 , 還 勉 勵 我 們 別 小 看 自 己 。 最 深 刻 的 是 他 的 一 句 「 Try your very best 」 。 我 會 緊 記 在 心 中 。

    不 可 不 提 的 , 就 是 每 一 位 盡 心 盡 責 的 老 師 。 眾 所 週 知 , 現 今 當 一 位 教 師 , 的 確 不 是 容 易 的 工 作 。 每 天 都 要 面 對 種 種 的 學 生 及 家 長 問 題 , 每 天 都 要 在 壓 力 下 渡 過 。 縱 然 如 此 , 幸 好 還 有 他 們 以 高 尚 教 學 精 神 , 付 出 他 們 晚 上 的 休 息 時 間 , 去 為 我 們 夜 校 生 的 學 習 旅 途 中 作 嚮 導 。 這 種 敬 業 精 神 , 令 我 很 佩 服 。

    我 在 這 兩 年 於 夜 中 學 生 活 , 雖 然 課 程 上 , 我 覺 得 比 較 艱 難 , 自 己 亦 不 算 一 位 優 材 。 但 我 覺 得 非 常 充 實 , 除 了 完 成 了 我 讀 中 五 的 心 願 外 , 我 亦 體 會 到 中 五 學 生 的 壓 力 。 日 後 , 我 會 懂 得 怎 去 體 諒 我 自 己 的 孩 子 在 學 業 上 的 困 難 。

    校 長 、 老 師 、 各 位 同 學 , 我 們 彼 此 雖 然 不 算 摯 友 , 但 已 令 我 永 遠 心 中 記 掛 著 你 們 , 亦 都 會 難 忘 有 過 這 麼 好 的 校 長 、 老 師 及 同 窗 。

S.4-5 So Chi Ying
×

 

    在 還 未 入 讀 路 德 會 沙 田 夜 校 的 中 四 前 , 一 直 擔 心 學 校 未 能 提 供 一 個 良 好 的 學 習 環 境 。

    入 讀 後 , 一 切 想 法 都 改 觀 。 母 校 的 老 師 們 悉 心 的 教 導 ,能 提 高 學 生 的 學 習 意 向 , 加 上 夜 校 對 學 生 操 行 的 重 視 , 給 同 學 一 個 優 良 的 學 習 環 境 。

    我 十 分 感 謝 母 校 老 師 的 教 導 , 使 我 能 夠 在 會 考 中 獲 取 滿 意 的 成 績 , 並 祝 願 母 校 學 務 蒸 蒸 日 上 和 各 「 師 弟 師 妹 」 能 在 公 開 考 試 中 獲 得 成 功 。

2006/07 graduation
S.5 Lui Man Kit
×


    在 這 一 年 , 我 改 變 了 很 多 , 因 為 進 入了 這 所 夜 校 。

    這 裡 有 很 多 老 師 , 各 有 專 長 , 各 位 老 師 悉 心 教 導 , 令 自 己 得 益 不 少 , 但 當 然 , 我 不 是 說 母 校 的 老 師 教 得 不 好 , 只 覺 得 以 往 的 老 師 教 得 悶 , 而 我 在 這 所 夜 校 不 會 感 到 悶 , 在 這 裡 我 學 到 一 些 我 從 前 未 曾 學 過 的 東 西 。

    例 如 , 中 文 科 老 師 , 他 教 授 了 很 多 文 言 文 知 識 及 作 文 技 巧 ;

    英 文 科 老 師 , 他 教 了 很 多 語 法 的 應 用 ;

    數 學 科 老 師 , 她 也 教 導 了 我 很 多 方 法 完 成 題 目 ;

    化 學 科 老 師 , 有 時 候 , 我 好 像 當 了 化 學 科 老 師 一 樣 , 會 主 動 提 出 答 案 ;

    至 於 物 理 科 老 師 , 我 未 曾 試 過 被 他 責 備 , 還 教 導 了 我 很 多 方 法 做 好 題 目 ;

    至 於 生 物 科 老 師 , 因 為 他 不 想 我 把 他 搬 出 來 , 但 始 終 都 要 答 謝 他 , 他 教 授 了 很 多 答 題 技 巧 , 常 常 進 行 測 驗 , 使 我 的 成 績 有 進 步 。

S.5 Lau Ching Yung
×


    夜 校 , 總 是 給 人 低 俗 的 感 覺 。 要 求 低 , 競 爭 自 然 也 不 甚 激 烈 。 大 家 也 會 有 一 種 共 識 - - 夜 校是 學 生 們 的 後 盾 。

    回 想 當 初 , 考 試 屢 次 失 敗 。 全 日 制 學 校 再 也 容 不 下 我 。 畢 竟 , 學 位 是 非 常 珍 貴 。 條 件 不 足 , 那 只 好 把 學 位 拱手 讓 人 。 但 是 , 我 有 一 個 信 念 。 我 相 信 自 己 是 可 以 升 上 中 六 的 。 成 功 , 一 直 在 我 手 邊 徘 徊 著 。 只 是 我 把 它 視 而 不 見 。 那 一 刻 , 我 願 意 把 它 抓 回 來 , 不 管 有 多 辛 苦 。

    在 九 月 初 期 , 我 積 極 尋 找 適 合 自 己 的 一 套 讀 書 方 法 。 因 為 讀 書 是 一 場 遊 戲 。 要 成 功 , 就 必 須 有 一 個 獨 門 策 略 。 一 切 準 備 妥 當 後 , 便 開 始 溫 習 。

    我 首 先 克 服 的 是 英 文 障 礙 。 還 記 得 在 上 一 個 年 頭 , 我 就 連 過 去 被 動 進 行 式 也 弄 不 清 是 甚 麼 一 回 事 。 在 夜 校 裏 , 我 努 力 面 對 自 己 的 不 足 之 處 。 雖 然 起 步 比 別 人 慢 , 但 我 不 斷 告 訴 自 己 : 「 不 要 緊 的 , 進 步 已 經 是 對 自 己 最 大 的 鼓 勵 。 」 於 是 , 我 買 了 數 本 關 於 時 式 的 書 籍 不 斷 熟 讀 。 遇 到 不 明 白 的 地 方 , 就 會 請 教 老 師 。 在 這 裡 , 我 真 要 多 謝 英 文 科 老 師 MATTHEW 。 這 半 年 間 , 我 的 英 文 水 平 大 進 。 真 是 要 歸 功 於 他 。 很 記 得 做 練 習 題 時 。 遇 到 一 條 題 目 , 便 我 摸 不 著 頭 腦 。 是 這 樣的 :When the theme park _____(open) tomorrow,it will admit tourists free of charge。 那 時 候 , 我 一 口 咬 定 答 案 就 是 將 來 式 。 因 為 主 題 公 園 於 明 天 才 開 啟 。 答 案 卻 是 opens 。 老 師 再 三 解 釋 道 : 因 為 主 題 公 園 於 明 天 開 啟 , 是 很 大 機 會 發 生 的 事 實 , 所 以 用 現 在 式 較 為 適 當 。 其 實 , 這 一 條 題 目 , 我 已 經 問 了 好 幾 次 , 每 一 次 , 老 師 總 是 不 嫌 其 煩 地 解 釋 。 真 是 要 感 謝 老 師 那 難 得 的 耐 性 。 老 師 說 過 : 作 文 要 多 作 幾 篇 才 會 好 。 於 是 , 我 悄 悄 定 下 目 標 , 每 星 期 最 少 作 一 篇 文 章 給 老 師 。 起 初 , 所 接 回 來 的 作 文 , 都 是 紅 紅 花 花 的 , 幾 乎 每 一 行 都 有 錯 誤 的 地 方 。 日 子 有 功 , 後 來 所 接 回 來 的 作 文 , 都 不 再 是 紅 紅 花 花 的 。 再 一 次 感 謝 老 師 為 我 仔 細 批 改 那 些 錯 漏 百 出 的 文 章 。

    另 外 , 經 濟 科 老 師 梁 sir 也 使 我 獲 益 良 多 。 他 所 派 發 的 筆 記 , 精 而 簡 。 顯 然 , 他 在 製 作 筆 記 的 過 程 中 , 必 定 下 了 一 番 苦 功 。 老 師 臉 上 總 是 掛 著 親 切 的 笑 容 , 使 我 們 體 會 到 甚 麼 是 「 敬 業 與 樂 業 」 。 老 師 那 親 切 的 個 性 , 很 容 易 便 跟 學 生 打 成 一 片 , 所 以 他 的 課 堂 , 氣 氛 總 是 特 別 好 。 老 師 真 有 本 事 。 他 居 然 能 夠 趕 得 及 在 短 短 的 一 堂 時 間 內 , 教 授 一 篇 課 文 。 而 且 , 不 是 草草 了 事 那 種 。 他 的 效 率 非 常 高 。 很 感 謝 老 師 那 成 功 的 教 學 策 略 。

    我 最 賣 力 的 一 科 , 便 是 生 物 科 。 每 星 期 , 我 定 必 拿 著 筆 記 溫 習 。 不 但 用 眼 睛 閱 讀 內 容 。 而 且 , 還 不 斷 抄 寫 生 字 。 每 每 溫 習 好 一 課 , 不 久 , 就 會 重 溫 。 老 師 每 星 期 也 會 發 測 驗 給 我 們 。 所 接 回 來 的 測 驗 , 我 會 先 溫 習 錯 誤 的 地 方 , 即 使 答 對 的 題 目 , 也 會 把 答 案 溫 習 一 遍 。 學 習 更 準 確 的 答 法 。 雖 然 , 我 也 像 其 他 同 學 一 樣 , 只 會 對 得 分 感 到 興 趣 , 可 是 , 我 抱 有 一 個 信 念 : 要 成 功 , 就 必 要 比 別 人 付 出 更 多 。 於 是 , 硬 著 頭 皮 , 來 個 「 重 測 」 。 其 實 , 這 樣 才 能 熟 練 內 容 。 只 是 , 要 行 動 , 確 實 困 難 。 有 一 次 , 我 滿 以 為 自 己 已 經 熟 透 「 疾 病 防 禦 」 這 一 課 。 每 一 次 這 課 的 題 目 我 也 答 得 不 俗 。 可 是 , 在 模 擬 考 試 中 , 問 道 : 加 強 劑 如 何 避 免 人 類 患 上 某 疾 病 ? 從 沒 想 過 , 這 一 條 , 我 竟 答 得 一 敗 塗 地 。 我 立 刻 翻 開 筆 記 。 果 然 看 到 : 使 血 液 內 的 抗 體 水 平 於 長 時 間 內 維 持 高 水 平 。 我 竟 然 遺 漏 了 這 麼 重 要 的 一 句 。 我 終 於 明 白 , 自 滿 是 失 敗 的 根 源 。 看 著 完 整 無 缺 的 筆 記 慢 慢 變 得 殘 破 不 堪 , 我 倒 是 相 當 滿 足 。 因 為 這 驗 證 了 我 對 筆 記 的 折 磨 , 看 得 多 , 才 會 破 爛 。

    很 多 時 候 , 我 也 很 想 看 電 影 , 很 想 追 看 電 視 劇 集 , 很 想 做 一 些 自 己 喜 歡 的 事 情 。 每 一 次 , 我 也 會 告 訴 自 己 : 我 可 以 等 待 節 目 重 播 , 但 考 試 一 旦 錯 過 了 , 就 要 賠 上 一 年 的 時 間 。 雖 然 , 這 種 想 法 有 點 阿 Q 精 神 。 往 往 就 此 錯 過 了 很 多 精 彩 節 目 。 但 是 , 捱 過 了 這 一 剎 那 的 衝 動 , 定 會 感 到 海 闊 天 空 。 很 記 得 , 今 年 我 的 生 日 。 也 只 是 在 書 本 陪 伴 下 渡 過 。 雖 然 ,當 時 的 確 不 斷 萌 生 放 棄 的 念 頭 。 短 短 數 分 鐘 內 , 能 堆 出 數 十 個 理 所 當 然 放 棄 讀 書的 理 由 。 但 後 來 , 眼 見 自 己 的 成 績 不 斷 進 步 。 我 認 為 , 當 初 的 決 定 是 最 正 確 不 過 了 ! 現 在 , 常 常 有 人 問 我 : 你 有 否 後 悔 讀 夜 校 ? 我 每 次 想 也 不 想 便 回 答 說 : 我 從 來 沒 有 後 悔 過 。 是 真 的 , 在 夜 校 裏 , 我 所 得 到 的 不 單 止 是 課 本 裏 的 知 識 , 還 找 到 一 套 適 合 自 己 的 讀 書 方 法 , 以 及 對 茫 茫 前 路 的 憧 憬 。 在 此 , 特 別 感 謝 一 位 了 不 起 的 老 師 。 這 位 老 師 是 我 的 啟 蒙 老 師 , 沒 有 他 , 我 想 , 我 依 然 是 那 副 茫 然 無 助 的 模 樣 。 離 開 學 校 後 , 他 們 再 也 不 是 我 的 老 師 了 ! 但 是 , 這 半 年 多 的 學 習 生 涯 。 會 像 烙 印 般, 牢 牢 地 印 在 我 的 記 憶 裏 。 直 至永 遠 。